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全职同人】【韩叶】陌上花开缓缓归

不是清明旺季,墓园里只有鸟儿飞过的扑翅声,静得可怕,一个消瘦的身影缓缓地走过阡陌小道,一如十几年前那样走到一个不起眼的墓碑前。

出乎他意料的是,一株白菊正衬着黑白照片里的少年。——不是在国外读大学的沐橙,前两天他们刚视频过,会是谁?

抬起头看了一眼蓝灰色的天空,脑海里的脸庞转了又转,从一开始的少年最后停在一个高大挺拔的背影上。

——我从来没有意识到,我是如此的想念你。

只见那人蹲了下去拂去墓碑上的灰尘,低声讲了几句话,便掐了烟走了。

 

宋奇英看见那人的时候,他正依着警局门口抽烟,顶着一张苍白的脸和黑眼圈,意外落拓不羁的笑意让人觉得多少有点捉摸不定他的来意。

抬眸看见自己竟十分熟络地问道:“小朋友,你知道韩文清在哪吗?”

——竟然知道队长的大名,不对啊他在叫我小朋友……虽然心里转了几个弯,宋少奇依旧绷着一脸,认真地回答道:“队长在办公室,有什么事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还是个队长,老韩混得不行啊,”那人摆摆手,“如果还是队长就不劳你带路了,——我和他约好的。”

 

五年前

“队长,这是尸检报告,交通组要求您过目一下。”张新杰递上几份资料,“就是前几天大肆报道的那个恶性案件。”

“我知道,也不知道是谁漏给媒体的,应该严加管教。”韩文清——现任重案组队长毫不客气地点评完,正准备签名,看了一眼队里的第一副手道,“你有别的看法?”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点头道:“那个凶手被判定有精神疾病,并且在案发前期进行过长期的精神治疗,从他已经考取驾照并且准备结婚来看痊愈得不错,忽然开车故意撞人有些蹊跷。”

韩文清停下笔,往椅背上靠去:“调查到了什么?”

“案发路口前几个星期的录像带,我发现几乎是每个周末那个时间段凶手都开着车出现在那附近——就好像不是随机的心理疾病发作而是在等待着被害人一样。”

“队长,我在大学辅修犯罪心理学的时候,听说过催眠,然而凶手的心理治疗师是有名的催眠高手——叶修。”

 

“——催眠?”叶修给面前人倒了杯水,笑了起来,“我是不是该拿个怀表在你面前晃啊晃的?”

傍晚时分叶修正准备出门的时候,一打开门就看到一张强盗脸,虽然一大把年纪了多少还是受到了惊吓第一个反应就是摸皮夹,得知对方是警察之后忍不住默默吐槽完这张脸真是太适合当卧底了,才放对方进门。

叶修是凶手的前任心理治疗师,因为这次事件被吊销了执照闲职在家,韩文清是花了些力气才找到他本人的。原本以为是个整洁到强迫症的专业医生,但和开门见到那不修边幅的样子反差太大,又花了些力气才接受了这个设定。

——不过仔细一看,这人的不修边幅中隐藏着不羁和洒脱,眸子又清明,是有几分心理医师的气质。

“……所以催眠是没有办法办到给一个人指令,为自己所用?”

叶修喝了口茶悠悠道来:“催眠能引起一种特殊的类似睡眠又非睡眠的意识恍惚心理状态,从而帮助心理治疗师将一些观点或者暗示种植在对方的潜意识里,举个例子对于自卑的人一般来说会把一些阳光向上的暗示种在他心里,如果要说通过催眠来控制一个人,基本是不可能的。”

叶修话到最后有些强硬,韩文清语锋一转,“那你对患者有什么看法,他的所作所为是不是有些前兆?”

“我前些日子还收到他的喜糖,”叶修眼帘一垂,恰到好处的动容,“这次事件我因为判定他的痊愈也有原因。”

韩文清刚想说些什么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叶修不好意思地笑笑便走远了几步,韩文清知道他的回避起身假装欣赏客厅里那副抽象画——画得虽然幼稚,但颇有几分气势,下面用草书小小地写着名字,有些难认。

回头见叶修已经接完电话对他说:“我要去接我妹妹,就不留你了。”

“多谢配合。”

韩文清在转身离开的时候,从书房偏开的一条小缝里看到了一张被贴在墙上的地图,匆匆一瞥就看到许多拿红笔圈画的圆圈,颇为奇怪。“那是?”便开口问道。

“啊,刚拿到车就研究研究地图。”叶修随意地答道。

 

回到警局,张新杰一脸严肃地又抱来一堆资料:“队长,这个被害人也有历史。”

被害人,冯宪君,五年前因为酒驾曾经撞死过一个孤儿院的孩子,因为对方无父无母所以用钱堵住了孤儿院院长的嘴就平息了这件事。

看着照片上冯宪君,他如今也是被车撞死,佛家说一报还一报也不是没有道理。

“那个孩子真的没有亲人?”

“有一个妹妹,在他成年之前被领养走了,他似乎是想成年后就把妹妹接过来但是18岁那年就去世了。”纵然冷静如张新杰说这话时也带着怜悯。

“名字。”

“苏沐秋,妹妹苏沐橙曾被陶轩领养。”

 

“苏沐橙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

陶轩看起来就是个精明的生意人,若不是家中还放着几幅画平添了几分艺术气息,还真看不出来是个画廊的老板。韩文清皱起眉头,对这人的第一印象并不好。

“那她哥哥苏沐秋去世之后她去哪里了?”

“她一直逃课,连画画也不来,为了她的未来最后我只好答应她让她被另外一个人领养了。”

——假话,其中有内情。韩文清飞快地下了结论。

“是谁?”张新杰在一边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负责把她送回孤儿院。”

两人只好要了孤儿院的地址和电话,准备告辞。韩文清却在客厅的画上找到了似曾相识的印象,下面同样潦草草书所写成的名字不同的是这里还有一行标价。

【我要接我妹妹放学。】

【地图上圈画的红圈在十字路口,便正是事发地点】

【潦草是潦草但第一个字可以模糊地辨认为苏沐橙的“苏”】

“快走,你去孤儿院,我去找叶修。”韩文清大吼一声把身边的两人都吓了一跳。

韩文清在关上陶轩家门时,准备快步离开时突然道:“你如果不是把孩子当做工具,兴许还能留住她。”陶轩被那个冰冷的眼神给骇住了,随即被用力关上的门的撞击声吓到了。

——明码标价,签名时一个肆意洒脱一个潦草敷衍。这些看似粗狂的韩文清其实都有注意到。

 

“队长,苏沐橙一天前已经在小学退学了。”

“队长,叶修身份证和银行卡都没有异动。”

韩文清狠狠地拍了一下方向盘,哪怕是通知了全队的人紧盯叶修,这手忙脚乱之间也难锁定他人的位置。10分钟前,韩文清刚撞开叶修的家门,在邻居“我要报警了”的大喊大叫中出示了警察证才得以搜查——这家伙什么也没带走,真是有够胆大的。

——只怕在更久之前他就开始准备这次出逃了。

冷静,没有身份证没有银行卡没办法得到机票,一个大人又要带着一个孩子逃走普通大巴太容易暴露目标……车子掉头在地面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火车站!

 

“叶修哥哥,我们去哪儿?”苏沐橙乖乖地拿着刚买的棒棒糖问道。

叶修扶额:“沐橙啊,你这么说我好想拐带loli的怪大叔啊……安心啦,我们去北京找你的叔叔。”

“叔叔?”歪头。

“对,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叔叔,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Z7869列车已经到站,请乘客……”广播忽然嘈杂了起来,一个男声忽然响起——似乎刚经过激烈运动说话还有气喘,然后霸气的回音响彻全火车站:

“叶修,你他妈给我回来!”

 

韩文清是被梦中自己大吼的这句话吓醒的,现在想来也真是口不择言,在几千人前第一句话竟然是爆粗口。耳畔是火车呼啸着的行进声,车窗外的景色也是越发苍凉。

半年前在捉拿叶修的过程中遇到北京方面的压力,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杀人犯逃走,自然是不能放弃继续调查,最后就连只见龙尾不见龙头的局长也亲自现身或明或暗地告诫韩文清“不要再插手”。

于是,被一张休假单打发到了云南丽江。

那时候的丽江古城还没有经历超强度的改造,保留着大部分古色古香的风貌,亭台楼阁,画檐石桥,一切是与江南水乡比起毫不逊色的柔情似水,但是其中也透着少数民族独有的粗犷风情。

——与这美景其中最为格格不入的只怕是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某游客了。

韩文清叹口气,看着对面小街里有人吆喝着小吃,想起张新杰要求的特色美食便向那走去。

正打算掏钱,身后响起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这位兄台,我也要一个。”

韩文清的脑内一片空白,许久才从牙缝里抠出几个字:“叶修——”

看着对面人的脸从惊讶到慌乱最后定格为假装镇定——也算不亏,叶修回过神开始胡诌:“哟,这不是老韩嘛好久不见啊,今天天气不错是吧?”韩文清冷哼一声面色还是有些黑,不应话,两个人便诡异定格在沉默之中。

最无辜的恐怕是卖饼的小贩了,包好一个颤颤巍巍地递出去:“那个要不你拿走吧……我不收钱了……”

 

几秒前,叶修脑内真是兵荒马乱,这真的是一场意外。被老头子关了半年软禁,前两天才刚解放,便兴致冲冲和沐橙来丽江——这个地方毕竟是他们想念已久的地方。何况沐橙还在几座桥的地方画着画,可要怎么办?

但看到小贩一脸吓坏的表情,没忍住“噗嗤”笑出声,叶修已经有心思揶揄韩文清:“我说老韩这么久你那么凶的面相还是没能改改啊。”

“我那是被你气的。”

短暂的沉默后,叶修开口道:“你想听吗?”

“不必了,”面对叶修吃惊而微微放大的瞳孔,韩文清转开视线,“我知道大概。”

——毕竟这半年里,关于叶修大大小小的资料他都翻过了。

“其实要我讲的话——我有一个朋友,他催眠很厉害,然后他死了。”叶修微笑道。

韩文清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但莫名诡异,“……你先去吧,把酒店地址给我我晚上来找你。”韩文清停下脚步,指了指他口袋里露出一角的棒棒糖,“苏沐橙也来了吧。”

“老韩你还真是细致入微的体贴啊~”

“死开。”

 

是夜,在苏沐橙睡下之后,韩文清如约而至。叶修一见他,便噗嗤笑出声:“老韩啊,你说我们是不是特别像在演西厢记?”

“如果你是王小姐我肯定接着上京赶考的机会甩掉你。”或许是古城的飞檐朱窗小桥流水在夜里更加朦胧和精巧,让人看了不自觉的软化下来,韩文清竟也调戏了回去。

叶修点燃了一根烟,向他一扬下巴:“来一根?”

眼前的袅袅灰烟猛然消散了不少,韩文清把叶修叼着的那根拿走吸了一口道:“别抽烟,烟味够重的了。”

“——所以催眠是有可能办到的?”

“……我花了两年时间才将对于冯宪君的杀意种植到凶手的心理,其实他的心理状态是很重要的契机。”

“不愧为有名的心理医师。”

“别嘲笑我了。”

突然叶修轻笑起来,“老韩,等我五年,等沐橙成年了我就来自首。”

半响,韩文清颔首了。

——好,我等你回来。

 

宋奇英走进办公室,这还是一个普通的早上,有些疑惑地开了口:“队长,有人找你你看到了吗?”

“谁?”

“一个穿着白衬衫,看起来不修边幅,有点……”

宋奇英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每形容一个词队长的眼睛便越发亮一些,没来及说完,门口传来一个拖长调的声音:“年纪大了腿脚不好啊,老韩我都找不到你的办公室了……”

那人叼着一支没点燃的烟,说话有些含糊不清,懒洋洋的,一双眼睛却是像是古时历经江湖磨难的剑客般清亮有神,嘴角笑意落拓不羁。

韩文清觉得四周太嘈杂了,以至于没有听清两人四目相对后的第一句话,但是那人拿下烟,嘴型清清楚楚。

——我回来了。

 

叶修,某高官之子,其一生跌宕起伏,颇有传奇色彩。

十六岁,离家出走,偶遇少年苏沐秋一见倾心,两人在艺术和心理学方面颇具研究,两人渡过了他所言的“最潇洒肆意”的两年。

十八岁,天降横祸,苏沐秋去世,叶修被迫回家接受专业教育。

二十二岁,用大笔钱财人力找到苏沐秋之妹苏沐橙,并收养,正式成为一名心理医师。

二十五岁,成功花两年时间催眠一名精神病患者,让其开车撞死害死苏沐秋的凶手冯宪君,被重案组队长韩文清发现追捕,仓皇出逃至北京,在父亲羽翼下避难。

三十岁,向警局自首,由韩文清逮捕入狱,判有期徒刑39年。

三十七岁,在狱中帮助警方破解重大连环杀人案。

三十九岁,因其表现良好和出色的专业知识,有期徒刑改为终身受到监控并且为重案组所用,韩文清全权负责。

其一生破案无数,并且扶持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警员。

叶修,韩文清视对方为一生挚友。

两人领养了一个孩子。

现在杭州西湖边安享老年生活。

 

【fin】

 

评论
热度 ( 3 )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