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9 好像变了一个人的自己

“诶诶,那个坐在角落里的是不是就是哑巴张啊?”有个伙计小心地指了指,一个穿着深蓝色连帽衫的人。另一个伙计狠狠地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把他拉到一边才轻声开口:“哑巴张不是折在上一个斗里了,胡说些什么,这是黑瞎子,南瞎北哑听过吧。”

“可是……”小伙计还想说,这黑瞎子不是常年一身黑吗,怎么穿起了连帽衫。

一抬头看到黑瞎子正望向这里,薄薄的墨镜片后面是一双无悲无喜的眸子,连嘴角万年都挂着的笑也一同消失不见,小伙计狠狠地打了个喷嚏,欠欠身跑得比谁都快——到底是谁说过黑瞎子是一直笑脸待人的!

当家的叮嘱千万别在黑瞎子面前提起哑巴张的事情,这家伙怎么那么欠呢,老伙计叹口气,回头看到黑瞎子的目光如一潭死水,很……淡漠——对了,就是这个词,忽然就想起了几年之前与哑巴张在堂口的一面之缘。

那个人的眼神也是淡漠的,看一个活人的眼神和身边的花草木桌器皿没有任何差别。

忽然他觉得,那个嘴笨的新手也没有说错,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是黑瞎子了。

 

10 变异的日常

吴邪在街上遇到黑瞎子的时候,被吓了一大跳,毕竟那个肩膀上挂着一只黑猫,穿着简单的居家服一手还提着马夹袋的人,看上去和刚去菜市场的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的人竟然是道上闻风丧胆的黑瞎子。他迟疑了一下,上前说到:“黑眼睛?”

“哟,小三爷。”黑瞎子裂开嘴笑起来,“我都没手给你打招呼了。”示意提满东西的双手。

“你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吴邪看了一眼,这食材做一顿满汉全席都够了。

黑瞎子笑得好像家里有什么宝贝,“家里的小家伙不爱说话,食量却大着呢。”

两人随意地聊了几句,黑瞎子急着回去做饭就道别了。吴邪心底想着“这样子活像怕老婆,难不成黑瞎子真的金屋藏娇了”,回到西冷印社,桌上那把乌金古刀一如既往静静地躺着。

吴邪拂去上面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声音像是和光一样被它吸收了,轻轻的,几步之遥的王盟也没听清自家小老板说了些什么。

——小哥,我遇到黑瞎子了,他说要做一顿满汉全席,像是学会金屋藏娇了。

——小哥,小花一直让我去他那儿住着,我不肯他还在和我闹脾气呢。

——小哥,胖子最近在潘家园混得可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去看看他?

——小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11 架空世界的生活

酒馆里人声鼎沸,酒杯相互碰撞的声音,娇艳女人的娇喘声,兽人一族因为高大的身躯而一直撞到人的阵阵谩骂,低声交流情报或者是黄段子的声音混杂在一起。

黑瞎子随手找了个地方坐下,立马空中的小巧精灵噗嗤着翅膀送上一杯啤酒,一枚金币被一弹跃到空中,精灵立马抱住露出一个极有诱惑力的笑容——咳咳,我还是比较喜欢吧台那边的调酒师御姐,黑瞎子撇撇嘴。

酒馆的门又被打开了,但是喧闹的声音在寒风夹杂着雪花闯进酒馆的时候暂停了一下,随机变成了窃窃私语。黑瞎子被众人的反应勾起兴趣,也抬眼望去。

那是一个血族,而且是一个阶级很高的血族,有着血族标志般的白皙皮肤,和象征着贵族的青色血脉,黑发黑眸,匀称的体型可是在兽人成堆的酒馆,乍一看还有点弱不禁风的味道——像是注意到黑瞎子的目光,他将目光转向他——眼神平静得称得上冷漠,可是那眉眼漂亮得惊人。

短暂的对视,两人都转开视线。

凛冽的风卷着雪亦或是叫冰粒更加适合在外呼啸,和恢复了嘈杂的酒馆呼应着,一排脚印还没被风雪盖住,似乎像是从遥远的地平线那头而来。

 

12 破坏冲动

黑瞎子沉寂了许久,终于又重出江湖,原本解小九爷的意思只是让他现在谢家看看堂口啥的,结果瞎子毛遂自荐要去下斗,小九爷看着他拿来的地图皱了很久的眉,再看看眼前还是那个把好茶当白开水喝的家伙。

“想好了?”

“小九爷可不是什么犹豫不决的人啊。”黑瞎子抖抖腿,笑得一片纯良。

……

很快道上便传出了黑瞎子归来的消息,据说折的人不少可是带来的东西那叫一个多啊,黑爷在那个斗里以一敌百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什么威武什么煞气都不在话下……

解九爷听着手下伙计的报告不由地好笑,翻了翻手边的照片,最后一张正是在墓外等人的伙计抓拍的,照片上的黑瞎子像是刚从尸堆里爬出来,挂着的还是标志的咧嘴笑,身后火光冲天,山体在崩塌,分明是把那个墓给炸了的样子。

鬼魂野鬼。

心里忽然蹦出这个词,虽说这幅场景更容易让人想到恶鬼修罗场之类,但莫名他感觉到了那个人身上了然一身才会有的绝望。

——这个斗就是当年哑巴张折在里面的斗啊。

 

13 无头尾的悲剧

哑巴张死了,变成了小三爷身边的闷油瓶。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