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梦境三十题

16 这是前世吧

“哟,吴记者不是去外地出差了吗,怎么今天也来看戏呀~”检票的小姑娘冲来人俏皮一笑,那男子穿着长衫带着一身书卷气明显有点不好意思:“我提前了两天回来,正巧赶上这最后一场。”

另外的孩子推着小姑娘的手纷纷问这是谁,小姑娘笑嘻嘻地解释说:“这可是我们解老板的戏迷,有解老板上场的戏他保证来看,据说和解老板关系不错呢……”

吴邪被八卦说得脸红,急忙进场落座。

一进场便发现气氛有些诡异,楼上雅座明显是被人包了,走廊上时不时有人徘徊,虽然穿着便装但是改不了军人的作风,吴邪皱起眉头,真巧遇到管家满头大汗地向他冲过来:“小吴,你怎么提早回来了呀?”

吴邪此时已经有些感觉不对劲了,故意拧起眉头说:“楼上这位坐镇,不欢迎我这小记者了?”

“诶呀呀,”管家一听也急了,“解老板这不是迫不得已吗……”

难不成是在东北有名的军阀?再联想到这几天上海召开的会议,心中猜测又证实了几分。这包场的架势再加上解语花的名声在外……再加上管家的一句话,吴邪坐不住了,拍拍管家的肩要求见小花,管家直擦汗支吾着拦住他。吴邪仗着自己年轻体壮,又是这的常客熟悉地形,直接往后台冲。

气喘吁吁地冲到解语花单独的准备室时,小花已经画好了半面妆,一双晃着水波的眼睛轻轻上挑——好一个倾城倾国的杨贵妃,长吁一口气定了定心智,却发现屋里正站着两个大汉,连忙出声:“小花,今天……”

岂料解语花一看到吴邪和追在他身后而来的管家,瞥开眼去,微笑着道:“我的戏迷太痴了莫见怪,还不撵出去!”

语气恰到好处地微怒和歉意,吴邪全身都在冰窖里,牙齿不住地打颤——“小花……”

 

一双手静静地把茶放在红木桌上,欠欠身正准备转身离开,就被叫住了:“慢着。”

在东北闻风丧胆的黑瞎子如今就坐在这座戏院里,蒙着眼的黑色缎带加上一身戎装,这种男人已经不需要别的东西来装扮了。他肆意地把二郎腿翘在昂贵精致的桌上,有一粒没一粒地往上扔花生米然后接住吃掉,“你也唱戏的,看着不像啊?”

奉茶的是一个青年,修长挺拔的身姿和戏院里甚至可以称得上婀娜的少年相较之下是不太像:“大帅,我是琴师还是个学徒。”细看那双墨黑的眸子里端着慌乱和紧张,多一分太假,少一分太虚。

“哦~”黑瞎子用目光打量了他全身,最后目光落在他奇长的二指上,略微点点头,“去吧。”

那人松了一口气,欠欠身跑得多快有多快。

 

“玉石桥斜倚把栏杆靠——鸳鸯来戏水,金色鲤鱼在水面朝——”

台上的人眼波一转,一汪碧水映着艳丽的面容似乎要将人醉倒在那柔情中,所谓名角,所谓解语花,所谓一票难求场场满座,这些说给世人听的赞美,都抵不上这人在台上轻轻的一声叹息,抬手举足的一缕风情,纵然是那不懂戏的黑瞎子现在也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

就在所有人都醉倒在杨贵妃的裙摆之下,一个静默的身影领着茶壶推开了二楼雅座的房门,“我给大帅换杯茶。”

自然没有人拦他,守在门口的小兵胡乱点点头就放他进去了,等一句唱词完了才恍恍惚惚地回想起:那个倒水的人眼睛真是……像是黑夜里的所有墨色都集中在那人一双眼里,放着清冷的光简直吓人,完全不像是先前那个倒水的小学徒,难不成唱戏的都有台上一套台下一套?

正模糊地走神,房内传出了短促的枪声。

他连忙推开门冲进去,看见的是冲他而来的一道银光——血溅起的声音混在台上一唱三叹的唱词里,在自己仰面倒下去之前脑海中还浮现着那双寒眸。

 

张起灵不可不谓失算,他原本以为这大帅早已沉浸在戏词里,岂料竟能接住自己那暴起的一击,看见那人嘴角裂开的笑,暗道不好。

立马松开匕首,左手化拳冲向那人的面门,黑瞎子用手肘硬吃了这一拳想就势制住他,不料这瘦弱的男子力气不小速度也极快,一击结束又是一拳,不过随即便想转身退开。黑瞎子用二指指尖夹住匕首,在两人略微拉开差距的时候,恰到好处地一甩,一手漂亮的飞刀在空中划出银光,钉入那人脚掌不过三五寸距离的地方。

张起灵亦不慌,抬腿凌空踹飞了那张红木桌子,桌子上的瓶瓶罐罐茶茶水水全当做暗器扑向黑瞎子。

在闪避的同时黑瞎子摸到了后腰上的枪,抬眼正好卡上那人拾起匕首的时机,当机立断冲着那方向就是两枪。

“闻奴的声音落花荫 ——这景色撩人欲醉——不觉来到百花亭——”

若是那一秒钟可以化为几十个分段来讲,黑瞎子倒是可以解释清楚就在那一瞬发生了多少,胸腔里剧烈的跳动声究竟是为了什么。

红木桌混杂着瓷器坠落的巨大声响,台上人入戏的唱词不知是在醉谁,那人的血正从指缝滴落,门口的小兵慌慌张张地开门却立马像没了骨头般倒下,以及最后那人最后的惊鸿一瞥。

——就好像是棋手落子时的千钧气势,或是弯弓射天狼时的满地月华,亦或是就着琴声舞剑的银光连动,黑瞎子无法准确地描述出那个眼神,也无法阻止那个眼神在他心中划下一道血痕,许多年以后黑瞎子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初见时的点滴,在唇间反复咀嚼,这痕终究成了一道无法愈合的伤。



  • 其实这篇的设定很早就想写了=w=

     风雨飘摇的民国时期,名角【不仅是戏痴解语花更加是梨园的解老板】解语花,小报社的记者【心怀赤诚的好青年却总是被称为天真】吴邪,杀手【混迹于三教九流一身本领吊炸天】张起灵,军阀【老子是爷谁敢来招惹我的】黑瞎子

  • 黑瞎子和解语花达成协议,黑瞎子用身份保护解家梨园给棵大树成荫,解语花更加成就了黑瞎子花花公子没本事靠老子的窝囊形象,解语花想借此和吴邪撇清关系但是没想到吴邪对自己的青梅竹马担心过头没想通这一节,更没想到的是黑瞎子一不小心看上了只是来打酱油的杀手先生……如果我能表达清楚这一切就太好了=口=

ps叫爆字数我算是明白了躺平o(╯□╰)o

pps 15旅行真的没有被我吃掉,就算吃掉我也会吐出来的>///<


评论
热度 ( 11 )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