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黑瓶】梦境三十题

20 独自一人

对于黑瞎子而言独身一人从来不是什么奇特的事,相反它随着呼吸的一起一伏渗透进每一个细胞里,但是遥遥的看见一个消瘦的连帽衫,黑瞎子狠狠地抽了一口烟。

烟雾袅绕中,他闭上了眼睛,隔着墨镜,在双眼合上的过程里,他看见微缝缓慢地将那个隐约的人影融化成一团黑色的模糊的球——就好像古旧的黑白电影中常常用来作为落幕的那个场景,配上舒缓的背景音乐,煽情得让人流泪。

原本的黑瞎子强悍到让人敬畏,同时想在他身后捅刀子的人也不少,可这人从来不和人亲近不过是生意场上的逢场作戏,根本摸不清来意,自然捅刀子的人也要掂量一下再捅。哑巴张,道上的又一个不可捉摸的传说,一如古物不知来处不知归处。当所有人期待着两人斗个你死我活的时候,可他们偶然在斗里遇见配合默契相互扶持着,除此之外一个还是吊儿郎当,一个还是三句话打不出一个屁来。

没有人知道他们会窝在黑瞎子不到30平米的小屋里喝豆浆吃生煎,没有人知道他们长久地凝视过对方的眸子甚至在睡前互道一声“晚安”,没有人人知道他们那个绵缠的吻。

——橘红色的路灯隔绝的世界,没过脚踝的是冰凉的如水月光,谁的腰侧还绑着绷带,谁的眸如寒星。

——无人可知。

他们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强大、孤独的——不过群众的眼睛还真是雪亮的,不不不,更加文艺的说法应该是“一语成谶”。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个人影便就消失不见了。

黑瞎子扯出一个笑:“哑巴呀,我原本就是一个人你可别老来找我——我可受不住。”

 

21 幸福

啤酒多,报酬多,抱得美人归。

找记忆,护吴邪,生煎二蛋子。

 

【我承认我偷懒了……请不要打脸……( ̄ε(# ̄)☆╰╮( ̄▽ ̄///) 】

22 死循环

记忆格盘是张起灵的死循环,他在被迫中自愿去追寻那些虚无缥缈的记忆,没人有绊住过他的脚步。

吴邪茫然无措地坐在床边,眼前的人淡漠的眼神里多了防备和冷漠,每每和这种眼神对视吴邪就觉得是一场凌迟,他避开与张起灵的对视絮絮叨叨地和他讲起以前的事。

忽然张起灵指着吴邪的挂件问:“这是什么?”

这是黑瞎子随手送给吴邪的,是一只卡通的黑猫形象,吴邪便随手挂在手机上了,“小哥,你想到什么了?”脑内却有些疑惑小哥第一次开口却是因为这个。

“……”小哥望天花板。

虽然熟悉可是这个人并没有出现过,从他住医院到现在吴邪不必说,咋咋呼呼大嗓门的胖子,沉稳的潘子,据说是吴邪青梅竹马的解语花都陆陆续续到场,可是没有这个人。

就算他无数次见到了零零碎碎的片段,和无数次也被铺天盖地的新记忆所淹没,这也是格盘之后的另一个死循环。

——也罢,遇上的总会遇上。

 

23 大冒险

随着一群青年人嘻嘻哈哈地吵闹声,一个女孩子红着脸故作落落大方的样子吼道:“我就去,别瞎起哄。”就算这么说也就安静了一秒,很快身后的不怀好意地叫好声打气声依旧吵个不停,甚至更响。

公园的长椅上靠着一个男生作闭目养神状,即使穿着最简单的连帽衫也难掩饰其俊秀,女孩子在他站定许久,他也不睁开眼问问,最终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那个,这位小哥,能给我你的手机号吗?”

张起灵也不好意思再无视人家,睁开眼睛把两人拖入更加尴尬的沉默中。

“哟,这位小姐,”身后响起一个乍一听特别流氓特别无耻的声音,“我看你长得这么可爱,这么久看上一个比闷葫芦还要闷的人呢~~”

再一看,长椅上又坐了一个戴墨镜的人,用胳膊勾着眼前俊秀的小哥的脖子往自己这边靠,然而小哥也没有反抗,反而接过那人手中香喷喷的生煎一副准备开吃的样子——怪不得要带墨镜是怕被自己闪瞎狗眼啊,少女一瞬间开启吐槽模式。

那个戴墨镜的人冲她咧嘴一笑,递过一张小纸条:“不好意思,他的手机号不能给,我的你可以拿去。”

 

24 飞翔【逗比模式勿入

“我在你心上自由地飞翔,灿烂的星光永恒——啊!!!”

黑瞎子,卒,享年29岁。

 

25 莫名的怀念感

看着身边人游刃有余地用刀和粽子们周旋然后一一解决,黑瞎子眯起眼用枪崩掉最后一只粽子。有人在高声询问着人员的死伤情况,那人垂着头应了一声,也不像别的伙计那样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检查了四周才坐下融入伙计的哀声抱怨里去了。

那人嘴角是劫后余生的大喜大悲,手也微微颤抖着,看得出是一个没下过几次斗的新手——不对了,黑瞎子安静的收回目光。

自己究竟在找谁的影子呢?

——那个人应该很高,很瘦,有一个孤高挺拔的背影,在青石板的长街里慢慢隐去。

 

26 被禁锢

“你疯了。”

张起灵别开头躲开被吹凉喂到嘴边的食物,在嘴角留下一道水泽。眼前的男人被他这个举动激怒了,勺子摔在碗里,低头咯咯地笑起来再抬头的时候却是一副深情好男人的形象,“没事,我知道你要吃生煎对不对?明天去买今天就此别的吧……”张起灵被这男人弄得直皱眉,戴着墨镜也无法掩饰他眼底的疯狂。

张起灵已经被这戴墨镜的家伙拷在床边三天了,他很清楚自己的底细连手铐都是特制的,就怕他缩骨,可是每天好饭好水的送到面前,一副脑子被枪打了的节奏。

“喵呜”,一个轻巧的黑影精准地从电视机台上落到张起灵的身边,像是安抚他似的蹭着他的手。

“你看你看二蛋子都劝你来吃饭了,来,就一口……”

当男人把第二勺喂过来时,张起灵顺从地吃下了,然而就在男人欢天喜地地准备喂第三勺时,一个拳头正中腹部——

之后,黑猫从慌乱到凄厉的叫声,碗筷摔了一地的碎裂声,肉体赤膊招招见血的狠斗声,黑瞎子时不时的粗口,这兵荒马乱席卷了整个房间。最后因为大病初愈和手铐,张起灵以一个耻辱的姿势压制着——他的脸被按在墙上一片冰凉几乎麻痹了他的半张脸,也让他挂彩的另外一边脸更加疼,手被高举过头依旧被拷着,黑瞎子甚至恶意分开他的大腿摩擦着,咯咯的笑几乎是贴着耳垂响起。

黑瞎子一手制住他上方的双手,张起灵知道接下来是怎么样的暴行——男人的欲望无非就是这么几种,现在正努力放松自己准备第二次的进攻,另外一只手却环住了他。

那人环着他的腰,脸窝在肩颈处,墨镜早在刚刚的打斗中意外丧生,他能感觉的到眼帘的温热和碎发的触感——如果不是人物地点时间都不对,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很脆弱和深情的拥抱。

但很快便松开了他,张起灵一转头正好擦过那人的嘴角,连忙后仰,那人不依不饶地在他嘴角啄了一口,现在张起灵被面对面地困在那人怀里,他咯咯地笑起来:“反正你也不吃饭,我们干点别的事吧?”

27 自杀

情深不寿,说得真好。

 

28 充满象征和预言般的意味\符号

在半梦半醒之间,有人在他的手掌上划拉,像是羽毛般轻柔,黑瞎子以为是二蛋子抽风蹭错人的手了,摆摆手就想接着睡,却想起来昨天晚上不是嫌二蛋子太乱入把它赶去阳台了吗……

一睁眼,张家小哥那双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黑瞎子,连忙鲤鱼挺身:“怎么了,一大早的瘆的慌呀?”

“没事。”哑巴张摇摇头。

一看就是拒绝招供的架势,黑瞎子又问:“你在我手上写的是什么呀?”一边努力回想着那些笔画,似乎是什么数字。哑巴已经起身打开阳台门,把二蛋子放进来了,二蛋子昨天一晚上都在阳台上度过又冷又饿,瞬间就对黑瞎子开展了报复——又是一个闹腾的早上。

……

2015.

 

29 本以为早已忘记了的

黑瞎子的家在出了火车站之后要左拐左拐右拐再左拐,小区门口有一个全家便利店,路口有一个拉二胡的爷爷假装是瞎子,在没人的时候还会拿下来看报纸。

黑瞎子的钥匙在第二个花瓶底下,那个花瓶里种的是仙人掌。

黑瞎子睡觉的时候要把窗帘拉起来,但是要留一个指甲盖宽度的缝隙。

二蛋子不是路上随便捡的,而是正儿八经去宠物店领养的,因为这只猫从宠物店跑出来,那时他喂过吃的给他。

黑瞎子的眼睛是琥珀色的,但是在晚上会变成金色。

黑瞎子最顺手的枪藏在书柜里挖了坑的书里,而床底下藏的大都是大范围杀伤武器和冷兵器。

张起灵爱黑瞎子。

……

张起灵爱吃的生煎包在公园正门右拐的小巷子里,最近和老板混熟了可以每次多拿一个生煎。

张起灵的爱刀在夏天的时候给二蛋子当窝正好,凉快的不行。

张起灵每次进出都会下意识地看一眼第二个花瓶,那株仙人掌要重新开始打理了,这样说不定明年能开花。

张起灵其实不能算是真正的面瘫,他只是闷骚,如果讲话多一点他的回答也会多一点,实在不行就死缠烂打吧。

张起灵有一次冒充我下斗,他以为我一直不知道。

黑瞎子爱张起灵。

 

30 名字 

他叫他瞎子,他叫他哑巴,偶尔连名带姓地叫。

谁是起灵,谁是小哥,谁是黑眼睛,他们不认识。


【end】

【顺利写完太开心,最后几段有点摸鱼捂脸,谢谢小伙伴 特别是每次都来看的妹子简直小天使啊o(≧v≦)o~~】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