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叶乐】入鞘

  • 这是凭着一空热血出来的东西,可以的话我想日更>\\\<

  • 设定有点混乱……基本上就是大家有游戏的技能,然后魔幻架空的感觉

  • 其实就是一个寻回的故事 文风什么的完全没有 文笔渣 写的不好见谅

  • only叶乐 孙哲平和伞哥全程掉线状【虽然第一章乐乐完全没有露脸但相信我】

  • 食用愉快【真的有人看的话……


正午时分的酒馆是最清闲的时候,叶修擦拭着玻璃杯——这种被苏沐橙文艺地形容为可以在阳光下反射出彩虹的水晶,对叶修来说只不过是一堆工作,每个都像黄少天似的在那里大吼“洗干净”,想想都头疼。

“叶修——你的包裹!”随着老板娘的喊叫,“你怎么才洗了这点杯子,今天晚上可是周年庆还怎么开门啊!”气急败坏的陈果原本是打算递给他快递的,一手滑就冲他的脸上砸了过去。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叶修一猫腰躲掉了伪快递真杀伤性武器,又咬着烟含糊不清地冲门口大喊了一声“包子”

正踩着梯子挂装饰品的唐柔先劝道:“果果,别生气嘛~”

“老大你叫我。”——咋咋呼呼的酒保,包子。

“老样子给老夫来瓶啤酒,呀呀老板娘你怎么又在发火,小心嫁不出去,不对是已经嫁不出去了。”——镇上的伪警察真猥琐老流氓,老魏。

“老板娘快揍他们,我给你加油~”——因为是调酒师所以很少人敢得罪的猥琐大师,方锐。

 

叶修揉揉脑袋,干脆顺着弯腰的姿势靠着吧台坐在了地上,吸了最后一口烟准确地扔进两米开外的烟灰缸里。

——哐当,这是从空间袋里掏出反坦克炮的声音。

虽然背景音乐喧哗得可比上星期请来摇滚歌手的时候,叶修窝在的小角落却像是一个桃花源,阳光、酒瓶、琉璃杯、异国的纪念品、有些落灰的八音盒像是被谁的手完美地整理过,如同杯中残剩的葡萄酒摇晃的光泽般安宁温润醉人。

没有被狠狠地摧毁过,简直就是理想乡。

——咔嚓,这是被束缚术绑住的声音。

叶修仔细看了看快递上专属喻文州的签名,不由地咂咂嘴,谁知他一拆开快递,空中瞬间浮现出一长串的文字泡泡以及黄少天的可怕声音:“哈哈哈叶修你没想到队长用法术把我的声音附在上面了吧你猜猜看里面……”

就算叶修大爆手速,却还是被疯狂冒出的文字泡泡伤血500。

——啪,这是搬砖排在桌上夹杂着细微的开启战斗炫纹的声音。

 

叶修深呼一口气,飞快地打开快递往后一扔。

看看那准确落入众人中间的完美抛物线!看看这捂耳朵姿势的飞快速度!看看叶不修一脸“真男人从来不回头看爆炸”的坚毅神色!

——不亏是经过战场千锤百炼的“斗神”啊。

 

瞬间众人停手,房间内被文字泡泡占领,当黄少天“活力四射”的声音响起时,所有人血条持续下降中。

“叶修叶修叶修即使你退役了我们也找得到你千万不要把包裹扔掉否则你就要后悔一辈子不对下下下辈子都会后悔的哈哈哈你猜猜看你里面是什么呀我就不告诉你我就不告诉你你求我啊队长队长还有十秒钟了怎么办我还没讲完呢要不咱们再加一个吧——”所有人都在心里倒数十秒,所幸喻文州救人水火之中,“叶队,你可要认真地读读这本杂志哦,最后周年快乐。”附在快递上的魔法就此结束。

魔音绕梁,三日不绝,脑内黄少天的声音还在回荡,第一次受到如此攻击的小唐陈果都还握着自己的武器有些迷茫,包子最先恢复过来:“这人什么星座的呀?真烦。”

随机就是方锐大大那幽怨的眼神:“叶神,凭什么拖我们下水~”

这句话把正伤感青春的老魏点醒了,叫嚷嚷着“不要脸快出来”。

至于叶修嘛,不慌不忙地从吧台后面站起身,一副潇洒的样子给自己点根烟:“你们刚刚吵成什么样子了,我让你们安静下来容易吗?”

“分明就是要死一起死,赶紧集火一波流带走。”老魏撩起袖子——他分明一个术士,论肉搏战叶修甩了他可不止几条街,也不知这动作到底有何深意。方锐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也兴致勃勃,叶修眼尖看到了放学来打工的财务和服务生——罗辑和安文逸,连忙转移注意力。

而此时两位姑娘们已经在翻阅那本杂志了,八卦是大家都乐此不疲的事情,瞬间围起来的圈子把主人公叶修排在了外面。

“这是最大发行量的旅游杂志,最近很流行,上面都是各地没有被破坏或者正在重建的美景,有什么问题吗?”安文逸不解地问。

叶修从众人头顶拎起杂志,书页在空中飞快地翻动着,到最后一页的广告封底的时候正好落入叶修怀中:“你们能猜透,我们还当什么战术大师,散了散了。”

“切。”方锐代表众人鄙夷地撇撇嘴。

这出闹剧最后在老板娘的压榨员工落下帷幕。

 

然后,在杂志的某页,波光粼粼的千波湖之下小字清楚地标出了拍摄作者的名字。

——百花缭乱。

 

在众人的努力下,终于在夜晚开门前装饰完了酒馆。

各色的装饰品——不少被叶修拿钉子当子弹用押枪送上天花板的;每个酒杯内壁都刻上了“Victory”——战矛和气功的功劳;被粉刷一新的墙——魔法简直神奇;借来的钢琴——多亏了包子的力大无穷省下了搬运的钱;忽然冒出来的小精灵——召唤师失败了无数次史莱姆后好不容易成功的;以及哪怕客流不断增加,依旧精神满满的众人——小酒馆有牧师什么的真是不能再幸福了!

陈果虽然早有预料,作为镇上为数不多的酒馆,在周年庆来的人还是超乎她的意料,当她看见第七个把自己灌醉的人的时候,忽然就明白了。

——战争啊,我们是如此庆幸你的离开。

 

是的,一年前的今天是联盟十年内战的结束。

 

据说在战场结束最后一战时,有一个将领狠狠的拥抱了他手下的战士,那个战士便如同孩童般嚎啕大哭,念叨着“终于结束了”。

陈果所在的这片小镇远离城市,在战火中嫌少受到波及,但是,这可是战争啊。

这个词眼本身就是残酷的。现如今的报纸上还有战后修复、关于战士英勇的歌颂、“枪王”这个大众偶像的频频现身,可是这不是战争,战争比想象得更加彻骨铭心,更加悲痛欲绝。

火舌、枪声、炫纹、刀刃、肉搏。

死亡、绝望、痛苦、愧疚、怨恨。

没有亲眼目睹这一切的陈果都会被这么一想而感到浑身战栗,何况是那些从战场归来的人呢——自家酒馆就有三个,陈果扫了一眼,方锐正和一个妹子打情骂俏,老魏不停地和人敬酒吹嘘着自己年轻时候。

唯独不见叶修。

 

陈果本着关怀员工的心情只想偷偷瞄一眼叶修,不想给他负担,可是只恨木制的楼梯一踏上去吱呀吱呀的声音便不停,叶修又是何等洞察力呢,拍拍自己旁边。

灯火用温暖的色调渲染着夜空,从他们脚底一对年轻的恋人走过,以“气煞单身狗”的态度相互喂食,远方孩童的嬉戏声传来,有人用火系法术在山上燃起巨型的联盟图腾,月光伴上唯美的色彩。

万家灯火俱明灭,只取一盏待良人。

也不知道是哪个顽皮的孩子在街道上点燃了巨大的烟火,轰的一声就在陈果附近的天空炸开了。陈果脚底打滑差点从楼顶滑下去,熊孩子,真是熊孩子,她愤愤地念叨着。

可是一抬头,她忽然无言了。

巨大的烟火在从叶修的背后缓缓落下,这是无法用语言描绘的震撼之景色——金色的耀眼的如同神话中神灵的羽翼,缓慢地环绕着眼前的人,最终融入夜空之中,一双眸子倒映着熠熠神采。

陈果忽然止住了脚步,停在了几步之遥的地方。

斗神叶秋,散人叶修,战火如燎原之势席卷整个联盟的时候,那个永不战败的胜败,到如今窝在小酒馆里的服务生,十年的征战,他身边经历的东西陈果无法想象。

 

叶修开口了,目光灼灼。

陈果屏气凝神。

——“老板娘,我想请年假,可不可以带薪啊?”


评论 ( 1 )
热度 ( 24 )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