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叶乐】入鞘(7)

  • 魔幻架空设定扯淡向

  • 总之剧情概况就是乐乐和叶神私奔了wwww

  • 这一章大眼还是没有正脸……躺平

  • 食用愉快【有人看的话嘤嘤嘤


夕阳古道瘦马,满目望去,还有小簇的金色油菜花独自在绿色的的田园中开得盛,叶从头到稍都是俏皮的翠绿色,被黄昏时候的红、橘、紫、粉染上几分奇特,完全不见曲里那种戚戚哀哀的游子心情。

张佳乐正盯着树上一只染成橘红色的蝉看得起劲,马蹄悠悠地走过那棵树,他还是盯着,一仰头就撞在叶修的肩胛骨上,再顺势一靠,脖子成了漂亮的曲线喉结微微颤着。

香烟恶意地扑到张佳乐脸上,他便迅速地跳起来——说是跳起来,他和叶修是两人同乘一匹马的状态,他又是坐在叶修前面,叶修操控着缰绳的简单动作就足够一个战斗法师(前)制住他这个毫无近战战斗力的枪系了,于是他只是摆出嫌弃的表情把身子努力往前挺而已。

“叶修,你就不能不抽烟吗?你不是老是嚷嚷着卖钱吗,不抽烟就行了!”

“呵呵,你的辫子一路上糊了我多少次,怎么还不让抽根烟?”叶修挑眉笑笑,单手控制着缰绳腾出一只手去弹烟灰。

“谁让你不肯坐后面的。”

“呵呵,是谁连马也不会骑的,年级第二?”

 

张佳乐一瞬间就被堵住了,虽然听上去很不可思议——作为最最最普及的交通工具,在战场上活跃度如此高的队长竟然不会骑马,但是张佳乐红着脸起码能10秒钟内给你无数个理由。

——他一个弹药专家一般都在后方,他又是百花的队长到霸图的时候又是主力,自然冲锋陷阵骑着马的第一线,他自然是不用去的。

——现在到处有传送魔法,张佳乐早年的时候又淘到过一个瞬间转移的徽章,所以对他而言赶路更多的时候就是“biubiubiu”的白光一闪然后到了。

——在荣耀的时候有马术课,但是当时他正被枪系的教授刁难,自身难保,荣耀又有规定拿到一个S评定可以抵消另外一门课的成绩,于是马术课(才不会告诉你,那时候乐乐是因为太矮上马特别麻烦的缘故)就这样被放弃了。

 

“连马也不会骑”这句话又一次被提及,张佳乐继续用响亮的声音嘀咕着“不试试怎么知道”于是乎两个人又陷入了一开始看到这匹马的时候。

那时,张佳乐眼睛立马亮了起来——少年向往英姿飒爽的马上英姿终于有机会实现了,结果还没出生就被叶修掐死在胎腹中。

原本叶修让他坐在后面算了,但是第三十二次张佳乐的头磕到叶修时,叶修就像漫画里的人物一般,井字浮现在额头一伸手就把张佳乐抓到前面,顶着个比例完全拉大的头说:“你在乱动就把你扔下去!”

“哼哼,”张佳乐不安分的动了又动,终于在叶修把他踹下马之前找到了最好的位置安心窝下了,“我说,你是来着王杰希的吧,我记得他也退役对吧?”

“对啊,因为伤病走手续正常退役的,不像某人还挂着霸图的牌子就跑到深山老林来cos山顶洞人。”

“啧啧这个梗就不能过去了吗,你知道他是因为什么伤病退役的吗?”

“知道啊。”

叶修悠悠地吸了口烟,瞬间吊起了他的胃口,毕竟那个魔术师在最后一战挥舞着扫把星光闪现的威武样子至今被人津津乐道,外界盛传他忽然退役是因为战争留下的伤,至于是什么伤谁也讲不清楚。

——“因为大小眼。”

“卧槽叶修真是心脏,有你这么损人的吗喂!”

 

——你说什么,怎么会有这样一匹马然后就这么被他们拿走真的好吗?

——安心啦 =w= 两个人虽然身无分文但是也知道这么把人家的马拿走不太好,于是张佳乐有给人家一个做工精致的收藏版手雷,意思是当钱抵了。

——但是这家人家发现后哭着告诉警察,有人不仅偷了自家的马而且留了一个手雷威胁自己嘤嘤嘤,这是后话了,咳咳。

 

两人最后勒马在边远小镇的一个小武馆门前,叶修给那匹马为了点马草就放它回去了,他们都坚信这匹马应该找得回路,然后推开了门。

一身风尘仆仆的旅人装扮并没有太吸引目光,武馆里五六个人两两切磋的局势并没有收到影响,倒是张佳乐后腰上的那把枪被一个眼尖的人看到正来回地瞄。

张佳乐第一次来武馆这种地方,看着武器架上低阶的枪、矛、剑、法杖等觉得新鲜,扯着叶修说:“这里和本家的练习场倒是像。”

叶修也不催他,继续叼着烟,直到有个人提醒他武馆禁烟才不情愿地掐了烟,一副王杰希大大对我充满恶意地表情,看得张佳乐直笑,闹腾了一会儿才继续往内室走。

绕过一个种着葡萄藤的小花园,刚从屏风后面探出头,就被吓了一大跳。

——这边齐刷刷地跪着四个小萝卜头,排列整齐堪比张新杰收藏室里的法杖。

还没等他们出手,一个爽朗的正太音就喊出口了:“这不是跟踪我们的两个叔叔吗?”

四双水汪汪的的眼睛向他们望来,精确得分毫不差,看得张佳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先前那个开口的就是街上用重剑的小团子,跪在他旁边正在让他闭嘴的是那个用细剑的,再旁边两个看起来就乖巧许多,年龄也在两者之间,怯生生并好奇地看着他们。

都是觉醒了的,而且潜力值都不低,对着这样的小孩子大眼也真忍心,叶修咂咂嘴,换了那个最年长的说:“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们不是来找你们的,来找王大眼的。”叶修漫不经心地扫着四周,随即一笑。再回头的时候却发现张佳乐这个不靠谱的主竟然在小团子面前蹲下来,不苟言笑地问道:“我长得很老吗?”

更妙的事,那个小团子呆呆地摇了摇头回答说:“不老啊,就是远看很像女的,不是小别我都不知道你是男的。”

“……”张佳乐微妙地停顿着,马上换上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那要叫哥哥知道不,叫那个家伙叔叔。”

 

扶额。

叶修思考着是要把他扔出去呢,还是扔出去呢的时候,一个茶杯从屋内飞了出来,压着四个孩子的发梢线擦过去,最后轻轻地停在他们一米之遥的后方,瞬间几个还想问清来龙去脉的孩子都没了声音。

 

“进来吧。”

 

 【to be contiune】


评论 ( 3 )
热度 ( 12 )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