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韩叶】一份陌生女人的来信 (1)

  • cp是韩叶 看我真诚的眼睛 

  • 坑了略久_(:з」∠)_这次绝对不要坑!

  • 灵感是来自那本同名的名著 高山仰止 只是来致敬的【炒鸡喜欢这本书 卖个安利】 有虚构未来


亲爱的叶修:

叶修,你好。

原谅我这个陌生人熟络地称呼了全名,原本我敲了许久桌子还是无法决定该如何称呼你,在叶神、大神等等称呼里自暴自弃后,一个晃神,却发现这姓名已经写上了。

如果您能收到这封信,请一定要认真地读完——虽然很冒昧,但是这是一个作为女人的请求,她已经年过半百,在友人的葬礼之后,人生第二次有了一种难以诉说的冲动。

话虽如此,我不知道这封信还能否寄到——毕竟这个时代里信箱邮筒退出历史舞台许久了,我竟然执意选择了写信这种半个世纪前才会做的方式,还在不知道地址的情况下……可就在真的当我握上笔,一字一句写下这些字句的时候,忽然想到了少女时期在古诗里窥得的心境“讵有青乌缄别句,聊将锦瑟记流年”。

该从哪里开始呢……

先容我不要脸地套个近乎,叶神可还记得我们曾有过数面之缘?

我第一次听闻你的时候,你还用着“叶秋”的名字,正是那个第三赛季气势万千地带领着嘉世夺冠的神秘队长。我刚上初中,看着表哥兴奋地上蹿下跳,毫无耐心地塞上耳塞,继续写我的六年级作业。

嘉世三连冠。

我那表哥干着代练的活,在电脑面前忙得不亦乐乎,我则好奇地开着他的号进了荣耀——事后想来,真是无比感谢小时候的好奇心。

那时候我不懂,可屏幕里真是战斗法师多如狗,到处是顶着类似“一叶之秋”名号的山寨货,我一个神枪手的号简直就是画风不对啊!

一叶之秋,三连冠,嘉世——仅仅是三个词就足够激荡人心,就好像是小时候幻想做一个行走江湖救人于水火的大侠,或者是战场上意气风发的将军,那些热血澎湃的梦想活生生地出现在面前,被聚现到了这个游戏、这些人、你的身上,宛如那个战斗bgm一样,扶摇直上,心驰神往。

荣耀。

无数次躺平之后,我看着屏幕上金色的大字,至今清楚地记得——太阳穴被这种豪情壮志的热血敲击地通通直响,手指僵硬地从键盘上移开。据我表哥说,我那时候一眨也不眨看着屏幕的样子特别可怕——估计眼睛也酸得很。

人生第一次的冲动便是那时,14岁的我抓着表哥的手大喊:我要打荣耀!

我试过很多不同的角色,女孩子家对于外貌、名字、哪个职业更帅气的挑挑拣拣是挺折磨人的,我表哥抽着嘴角看我趴在电脑前,弄了几天也没定下来,一拍板,说我用神枪玩的挺好就选这个吧。我当时觉得神枪的风衣只有男版好看,果断申请了个男号进游戏,当几年后周泽楷顶着枪王横空出世的时候,我笑嘻嘻地和身边人说我的眼光真是准得不行。

兴许是从小练钢琴的缘故,我打游戏竟然相当不赖,晚上偷偷摸摸跟着公会下副本的时候,怕吵醒父母,不敢说话,结果第二个月的时候开了口,竟然一石激起千层浪,“卧槽你是女的!”“女孩子这么犀利要不要啊”“妈呀我竞技场都打不过女孩子还怎么混”等等诸如此类,我一边在竞技场pk一边沾沾自喜。

初三被就在荣耀和学习的交替中不冷不热地过去了,升高中的暑假,霸图训练营招人,我和公会里的人商量着,兴许是被哄得飘飘然,非常初生牛犊不怕虎地去报了名。

我竟然过五关斩六将地挺到了最后,具体是测试内容倒是忘记了,只记得出来的时候手指都是抖的。和五六个人一起被宣布合格,我因为未成年的关系几天后要和监护人一起再来一次。

少年不识愁滋味,何止是不愁啊!那时候中二期,简直觉得世界都是绕着我转的,恨不得冲进电脑里和我的账号卡一起打怪,内心欢呼雀跃地都感觉不会怕韩文清了。

然后……

我便真的见到了韩文清。

 

被战队经理留住叮嘱了几句几天后和家长一起来的事宜,想要大笑着想要打滚想要回去下副本的澎湃之情,被压抑后得到了更加汹涌的反弹,我狂奔出俱乐部大门的时候,眼角没扫到路人,一不小心便撞上了。

揉着屁股正准备站起来的时候,抬头就看到了韩文清。

韩队似乎是问了一句“没事吧”,而我那时候早就呆住了,那张只在电视转播里见到的脸忽然就在眼前,大脑顺理成章地卡机了。

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老韩,看你把人家小姑娘吓的。”

我看见你——大概是5、6年之后我才知道,这个人就是叶修,就是那个让我更加坚定走进荣耀的人——手肘靠着韩队的肩,袅袅的烟模糊了棱角,脸庞正转过去看着韩队,留给我漫不经心的侧脸,调笑着。

才反应过来的我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匆匆应答,脑内却是“我都没进训练营就留个韩队一个这么傻的印象以后怎么办啊嘤嘤嘤”以及“这个人是谁啊哪个大神吗完全没印象”的小剧场。

韩队皱起眉,问道:“你是训练营的新生?”

“哟哟,霸图的训练风格适合这么小的姑娘么?”

——如果现在的我能回去,我一定要抽死我自己,然后换一个不那么中二的回答。

我笑笑说,“没事,我很厉害的。”

然后我就看见对面的两个人都一愣,笑了起来,不说你笑得烟都抖了,连韩队都勾了嘴角,我正恼是不是说错话了的时候,你伸出手揉揉我的头,“小姑娘有出息,加油啊。”

记得那天阳光正好,明亮而温柔,穿过日光下浮浮沉沉的细小灰尘,像是时光一般爬过你们的衣角、轮廓、脸庞。

我甚至能看见韩队和你说话的神情——

那些年荣耀联盟还是光裤衩的穷鬼一个,没人在意韩队那张“收钱包”的脸,我自然也只是想到“这个看起来有点凶的人其实不是很凶啊……”,几年后,我才震惊地咀嚼回想起——原来这个表情,竟然出现过在韩队身上,名为温柔。

你们转身走远,声音在蝉声中并不清明,我却捕捉到了韩队说我像你似的不要脸,你说那是自信,等等熟络的斗嘴……

进训练营是一条林荫小道,日光和蝉鸣在地上投射出点点光斑,背影渐渐融化成一个点。

你们狭路相逢,却并肩而行。

那时的我就像是掀开了地毯一角的孩子,直觉中恍惚自己窥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但就是影影绰绰的,被巨大的喜悦冲散在记忆里。

 

训练营的生活远比想象中的要艰苦,那些梦想的激情澎湃最终也是落叶归根般的落回了现实,暑假里学生党也都清闲,所以训练格外密集,加上第四赛季是霸图冠军,每个人都革命高涨,战队的人恨不得做出点什么成绩,翻着花样折腾我们。

游戏不再是boss、副本、好看的装备,而是火柴人的翻滚跳跃你闭着眼……也有些对战职业练习,我是里面年龄最小的女孩子,对战倒是完成得不错,可其余的就只能窝在角落一点点啃——少年心太躁,这也是必然结果。

放出一句“我很厉害的”,也不能就这样,我暗暗下定决心。

可是每天回到家,我从电视机翻到小说书,从沙发滚到床上,最后甚至无聊到去翻高中教科书,也懒得打开电脑登入荣耀。不过就像读书一样,每个人都在上学的时候各种头疼,放假了各种闲着慌,我最后也是忍不住,经历了一个月只有训练的日子,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的训练室中等所有人走了之后,登了游戏。

扑头盖脸的一堆邮件,我忙着手忙脚乱地一一回复,和公会里的损友们聊着聊着便兴奋了起来,连平时无聊的练习也被我说得新奇无比。有人约我竞技场一战,看着对方血条下降得和戳了一个洞似的,正准备最后一个技能带走时,一个弹窗却跳了出来——我下意识地一把按在键盘上,耳机里是对方摸不着头脑地问我“怎么了”——对方还是躺平在我对弹窗的怒火下。

这个弹窗是霸图训练营内部交流才会使用的软件,传输过来一堆的视频,我随手点开了一个看——那是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的对战。

不是赛场上,因为如此经典的荣耀对决我不可能错过——这不是其中任何一场,就是在训练营模拟平台上普普通通的对战。

我竟然看完了那些视频,一个一个。

无法准确的说出那种感觉,就好像我和斗神玩的不是一个游戏一样,又或者,你们两人手下的又不是简单的游戏了,那种气势和技术上的差距被放在眼前——也是录制视频的人无比细心的缘故,让我能这么仔细地从旁观者的角度审视着——我第一次站在山脚下,仰视着这座高山。

“一叶之秋”,我两年前就知道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但是我现在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仿佛我是初次听到一样。最后的龙抬头,我看了无数遍,连我一个入门级别的神枪手都觉得无比帅气,无比膜拜,也难怪前赴后继地战斗法师想要学。

那时候开始我就把你当成了男神——说这句话格外对不起同样在对战的韩队,但是……请原谅我少女情怀地将他称为……一见钟情不需要理由。

我去找了所以有关一叶之秋的视频,甚至是荣耀早期,在论坛上那些攻略,我都仔细翻阅了,如果是比赛场上那些视频,最疯狂的时候我都可以从头背出技能;你甚至还写过不少关于神枪手的攻略指导,我如获至宝,开始自己偷着练习;想着赛场上沐橙女神和你并肩作战,而我什么时候能到这种境界……

就想我之前说的一样,人们将梦想和激情投注于你的身上,以“斗神”的名义,而我偷偷地将一份简单的卑微的爱情也加入其中,那时候起我便开始称呼你为“叶秋”,有人说我去霸图了,便也开始仇视叶神了,但其实啊,这是一个少女的私心——总觉得称呼名字应该是更亲近了——当然,之后我得知你真名是叶修时候,只能默默扶墙咳血。

 

有了男神,甚至妄想着能够有一天同台而战,心就止不住颤抖,我开始耐心地做着枯燥的火柴人练习,就如同那些武侠小说里的少年在闯遍天下之前总要磨剑十年,我揣着那份感情默默地在霸图的训练营呆着一天比一天晚——也正因为这一份拼劲,我几个月后顺利就从B组升到A组。

A组不仅仅是坐板凳的小透明……好吧,小透明里的不那么透明,最明显来看和职业战队拉进了不少,经理会有事没事逛一圈,偶尔也有和战队之间的对战。

一次经理又来逛的时候,正和宣传部的人吐槽,苏沐橙的新晋女神之名让嘉世赚足了噱头,一个周泽楷又让多少少女神魂颠倒,什么时候霸图也能有棵摇钱树啊云云。一个声音大喊我的名字,说这里就我一个女孩子,经理考虑考虑不,这人向来油嘴滑舌,和经理也早就混熟了。经理和宣传部的人也只当个玩笑听,回头看了我几眼——一个窝在家里的死宅实在不能在样貌上要求什么了,我尴尬地摆摆手,不料几眼后倒是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想不到这小姑娘和苏沐橙是有几分像啊”。

我回去找了几次镜子,沮丧地发现不过是眼神问题,气质上实在是差得太多。但是却我心中燃起一把火,说不定说不定……我真的可以和你并肩而立……

 

不久之后就是微草夺冠,虽说霸图对于没能再捧一个冠军回来深表遗憾,但是也并不十分纠结,全明星干脆带着A组全体开开心心地一起去了。

我很清楚地记得我母亲听说我要去别的城市去打游戏的时候,脸上尽是震惊的表情——她大概从来也没想过一个打游戏的事情竟然如此盛大,做到巅峰还可以玩一辈子,她最后地把我送到机场时候,不忘叮嘱我一连串的小心,等经理过来和她解释了一番之后送我登机了才离开。

那一届的全明星真当是话题满满,周泽楷大大那闪瞎了人们一整年的脸、孙哲平和张佳乐不得不说的故事,双鬼登上舞台等等,四处都是尖叫声说话声,被自家粉丝的热情吓到的一干小透明到了休息室还惊魂未定。

全明星是粉丝和大神的盛宴,我们的小透明不过是打酱油,最大的乐趣应该就是看着满场子大神想着自己未来的蓝图,内心那叫一个心神荡漾啊,不过但是我满脑子全是,“这里是叶秋曾经来过的地方”“他现在就在这里,虽然我见不到但是我离他不过是一个足球场的距离”“我能不能勾搭沐橙女神让她帮我要个签名”……

虽说我被格外叮嘱别迷路了,但是依旧头也不回地和一群人踏上了要签名之路。那时候人心还很单纯,不怕是胆大包天的粉丝或者是场外混进来的,哪怕是我一个未成年人,签名的大大也一个比一个认真,黄少很认真地和我说了好久叶秋的无耻,多亏身边人靠谱我才活着走出了门。周泽楷大大签名的时候还看了我一眼!不由让人感叹——帅是第一生产力啊!咳咳……

趁着一群老流氓在围着沐橙女神的时候,我偷偷看了好久,也没找到一个类似于“叶秋”的人影。

沐橙笑眯眯地问我是不是找叶秋,我红着脸含糊地承认了自己是叶秋的粉丝,她笑眯眯地说全明星总是找不到他的人,给我签名的时候问了一句什么职业的,我答神枪,走时还说了一句“加油,期待将来见到你”——心神荡漾也不够形容了,只觉得自己在飘,后来想想估计是我那几分像苏女神自己的缘故。

 

如果真的有科幻电影里的那些可以回到过去的时空机器,再次假设我回到的是——全明星、后台、那个昏暗的电脑桌下,我会做什么?

——我会冲出来激动无比地求一个签名?还是惴惴不安地担心地提醒你和韩队?还是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当那时候的我一样继续躲在那里?

说起来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在有人打开后台的门的时候,我们三个不务正业的小透明不是故作轻松地和来人打个招呼——这种明显能混过去的招式根本没用上,而是一个拉着一个蹲下了。

光线昏暗,刻意放轻的呼吸声也混入那些沉浮的光,辨别不出分毫。

然后我听到了韩队的声音,我们三人在黑暗中用眼神询问着对方要不要出去时,懒洋洋的声音便响起来了,“老韩啊,你就这么急吼吼的,要干嘛呀?”

所有人的动作都一顿,赶紧又把脖子缩了回去,就我惊异地探出头——我毕竟在霸图门口可是遇见过你一次的,然后听见韩队笑着回答道:“还不是因为你老喊着无聊,我才来的。”

“韩队万岁韩队万岁,话说这次不会有人拉着我pk这么多把了吧?”

前几赛季的时候叶秋大大连着pk7把的壮举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底下三人都低下头抿着唇笑起来。

“我可不知道,要不先帮做个手操放松放松?”

“来来来,30万归你了——”

听着那拖长的调子,我都想象得出来你是如何漫不经心地把手叠到韩队的手上的。

空气陡然就安静了下来,我在桌下腿蹲得酸麻,硬生生无视了那些不安定的暧昧的因子,一心计算着霸图的手操有点长,手操每个战队都有,而且每个战队还都不一样,不过再长长不过五分钟。

兴许是心理缘故,我在桌下蹲得远远不止五分钟,手操做完,你清清嗓子故作逍遥问道:“手上捧着这么值钱的,感觉怎么样?”

“我会好好捧着的。”

 

写到这里,请原谅我这个年过半百的人又要唠叨和少女心了。我曾在一个论坛看到过关于职业圈谁的手最漂亮的讨论,那时候叶修还没横空出世,没见过叶神,讨论的重点完全在周泽楷身上,然后有一个人发了一张职业转播时候的截图——一个特别干净的画面,手指弯曲得恰到好处,在键盘上跳跃着,左手靠近手腕附近有一颗小小的痣,下面敲着一句话——他就是我们的叶秋。

 

年幼、黑暗、心慌,我其实并不太懂得韩队在说那句话的时候的语气,只觉得那时候的空气真的安静温暖得不行,也好像是小时候吃的棉花糖,高高地仰视着最后柔软地握在手中,几年后我才又在一个网上的帖子里找到了相似的语气。

 

全明星很快就要开始了,你们便离开了,走廊上还可以听到你询问韩队“要不要做一下嘉世的手操”的声音,我们几人好不容易站立起来放松一下发麻的腿,一会儿却是面面相觑地站在了原地。

——其实我当时完全没有get到重点,印象只是“啊啊又是这个人和韩队在一起”,还开口笑嘻嘻地说,“没被发现真好啊。”

只有那个精彩嬉皮笑脸充当大哥的人拧起了眉毛,叮嘱了我们两个小的千万别和人说,然后自顾自陷入了沉思。

 

嘉世的衰败——曾经被称为一个王朝的衰败,我不认为叶秋变弱了,可是却不清楚嘉世的成绩以及你到最后都没有转会的原因,这其中弯弯转转我倒头也没有想通过。

那几年正是我被现实的压力折磨得疲惫不堪的时候。高中到底比初中高级,数学理化甚至生物政治劈头盖脸向你砸过来,我连躲都来不及躲就躺了个干净,加上那时候世人对于电子竞技的态度还十分暧昧——一方面荣耀都成了赛事,一方面不少家长对此还是避如蛇蝎,我想我又多嘴了,毕竟你就是这个时代的缩影,这些不必细说了。

我又一直在A组中游的水平晃荡,宋英奇那个比我年少的孩子花了一年不到的时光便稳稳地排在了前几,又深得副队韩队的喜欢。我是嫉妒,可到后来只能红着眼睛自己埋怨了,我有天赋,我或许很努力,为了站在一个赛场上我曾整整几个星期没有睡,可是……这个地方最不缺的就是努力的人、有天分的人。

这些像是生长在黑暗处的藤条,隐秘地紧紧地缠绕着心脏,在心中“想要赢”的狂叫中专做只是窗下人畜无害的一朵娇柔的小花,可是他最终伸出了毒液,一口咬住了心脏,再也动弹不得。

和我关系很好的大哥,同样在A组呆了一些年头了——就是那个油嘴滑舌,和我一起躲在桌下的家伙,他要离开训练营了。我才知道,连外套也没来得及穿,迎着11月的寒风追着他跑出。

“为什么!”

“我多大了?”他看我一愣,笑嘻嘻地接下去说,“我22岁了……在我老家那里这个年纪都够结婚生孩子的了。”

“可是……”

那时候他应该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因为我的后半句并没有说出口,“你也要成年了,丫头,你做出什么选择我都支持你。”

 

我站在原地送他走远——并不是不想陪着他走一段,可是我只是杵在了原地,然后发疯一般跑起来。

回家、打包行李、冲到火车站、打电话给表哥拜托搞定家人……

最后一根稻草就是叶秋的道别会。

电视屏幕里粉丝悲伤的脸,嘉世的经理激情澎湃的演说,而你自始至终不见踪影。

不知道这个道别的视频是谁做的,格外煽情,把所有一叶之秋战斗场面集合了起来。火车在我找到位置坐定不久就要开车了,火车的长鸣、夜晚人流稀少的车厢合着屏幕上的人,像是旧电影结尾处长长长的一幕。

天击、圆舞棍、滑铲、怒龙穿心、伏龙天翔……

那是第三赛季一叶之秋对阵大漠孤烟的经典场面,我念着念着,靠着窗台,便泪流满面。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