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佐鸣】四季

  •  架空妖怪设定

  • 可能会扯到夏目……【smg

  • 夏天就想写清清爽爽秀恩爱的文✧(≖ ◡ ≖✿)

 空山新雨后。

雨驱散了夏日的炎热,但是却没有减少半分关于这片山林的自然美丽——这种美是由各种各样的绿色组成的,且不说雨点浸染之后仿佛连天空都倒映着绿的颜色,就连蜿蜒公路上的水坑也都是纯粹的绿和半透明的蓝形成的。偶尔有一滴从叶尖落下的雨珠打破这种平静,等涟漪消失后又恢复原样。

——但是很快这种平静就被彻底打破了。

被暴雨困在路中而抱怨很久的学生在到达目的地的那瞬间,马上就安静了,他们被那种原始的力量所震撼了,甚至都要忘记呼吸。

但是震撼过去后接踵而至的就是兴奋了,学生中一致爆发出一阵欢呼,然后很默契地闹腾起来了,连身后老师“别跑太远,记得回来布置营地”的声音也无视了。

比起成群结队看哪儿都觉得新奇的同学,小林这种只是拿着相机乱逛的孤僻份子实在是太安静了。

小林凭着自己那份路痴的直觉往前走,她根本没想往山林深处走——兴许是因为而是外婆口中用来吓唬自己的故事都发生在这种地方,她总觉得比起欣赏更应该用敬畏来看待自然。

走了几步却发现周围的一切都不对了。

之前的山林虽然很安静,但还是有水珠落下的声音和划破天空的鸟鸣,越往前走林子便越安静,一片死寂中,树的色彩也不知什么时候从翠绿过渡到墨绿了。

小林收住脚,思考着应该往回走了,张望了几下就打算往回走,却发现了一抹红色——它就像是一片海洋中的陆地,惹眼之余,散发着神秘和荒诞的气息。

她眯起眼,努力分辨着:这似乎是什么庙宇屋檐的一角,但没听说这附近有什么建筑……

终于她一跺脚,向那红色跑去了,最终还是没能抵住好奇心的诱惑啊。

 

靠近之后便发现真的是一个古寺大门的一角,小林释然了——山林中很常见的,但掺有朱色的红还有镇妖作用的绳结在密林中,平白无故散发着肃穆的感觉,连脚下磨得失去棱角的石阶也沉默地提醒着踏着他们的人,以前有无数人曾虔诚地来到过这里。

她举起相机,对着眼前就是一阵猛拍,然后边低头看照片边顺着台阶往前走。

 

“你要不要听我讲个故事?”

是一个很阳光的声音,像古寺里的好客之人发出的一个邀请,小林猛地抬起头,四处打量起来却忘记了自己抬到空中的脚——很自然,一个重心不稳,她整个人差点整个摔下台阶。

下一秒她便被扶住了,“没事吧。”

她抬起头,是一个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男生正扶着自己,絮絮叨叨地说着“没想吓唬她”“对不起”之类的话。

他穿着一身红色的和服,金色的镶边在如此惹眼的颜色面前有些不起眼,还是显得很精致,但他脸上洋溢着的笑容让人觉得亲切万分,脸上的三道猫须胎记反而添了几分可爱,这还不是最奇特的——金发蓝眸,如果硬要做一个比喻的话就是——有着耀眼阳光的蓝天。

小林看得又呆住了。

他们站到一棵大概要三四个人才能怀抱起的古树前,男生又开口了,大大咧咧地笑着重复了一遍一开始的话:

“你要不要听我讲个故事?”

 

简单的问句,它的本身仿佛就是这片山林的故事中的一部分。

 

【1】

“真是运气不好啊……” 

山林和海洋有温柔的一面,也都有着暴虐的一面。暴雨从天而降的时候,原本连成一片屋檐的树荫反而成了一张疏网,夏日暴雨的雨滴子接连起来砸在身上像是一把把钝剑,一股隐约的疼之外,还有着寒意。

少年蹲在一个树杈上,一手拎着木屐,一手将宽大的袖子挡在头上,过了会儿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一只狐妖淋了雨只要随便甩甩也就干了,现坐在还算密集的树荫下,索性也不挡雨了,坐在树杈上晃着两只脚丫子,脸鼓鼓的包子模样让人想把他从少年划到孩子的分类里去。

他坐不住,一会儿戳戳树干,一会儿摘了片叶子放在嘴边想吹出调子,结果什么声音也没折腾出来干脆咔嚓咔嚓把叶子给嚼了。

终于耳畔边细微的声响吸引了他的注意——是幼鸟的叫声。

鸣人穿过厚重的雨幕,在不远处的树梢上有益处鸟巢,幼鸟们正不安地叫着,想探出脑袋换回母亲可又被雨水打压着,看着便让人心生怜悯。

他便立刻找起了可以挡雨的东西,小家伙们越叫越急,鸣人干脆起身一跃上了高处的树杈,在树上几跃便到了鸟儿的身边,和服沾了水身影不似平日里逍遥轻盈,但是红色的和服加上金色的发倒是一如既往惹眼活跃无比。

幼鸟似乎被突然出现的黑影吓了一跳,直到鸣人笑嘻嘻地用袖子盖在他们头上,依旧怯生生地不敢出声。雨还不见停的趋势,鸣人施了个咒一身清爽,可惜下一秒干爽的头发便落上了雨滴,不过和服不再湿乎乎的,鸟儿们也不再害怕他亲热地蹭着衣服,安静地成了一个个小团子。

想着依旧未归的大鸟,鸣人有些神伤,也不知道之后的日子鸟儿们要怎么过。

蓝眸转了转,一个黑点渐渐从雨幕中显出了身形。

原本以为黑点只是因为远处看去,可没想到走进了也是黑的,一件黑色的大衣从脖子裹到脚,斗笠连着面纱,除了穿着木屐的脚露出了白皙的皮肤,真当半点也没显山露水。

那人——应该是妖,似乎是抬了抬头,看了坐在高处树杈上的鸣人一眼,鸣人很不想承认那个瞬间他怔住,下一秒却是挺直了腰板望着他。那家伙似乎还要准备赶路,也不介意,准备从鸣人脚下走过去。

鸣人说不出什么感觉,却别扭地扭过大半个身子去看那人的背影。

好像是个很历害的妖怪啊,虽然本大爷也很厉害!但……貌似从来没见过他呢……

——等等,那人戴着斗笠!

鸣人的眼睛刷得就亮了,自己不可能一直坐到雨停,一会儿就是木叶的门禁时间了他肯定得走,有了斗笠可以替鸟儿们挡挡雨,明天再来看看如果大鸟还是没回来就把它们带回来养着哈哈哈哈计划通。

作为此山方圆五百里意外性no.1的妖怪,鸣人计划得滴水不漏,就是没去想那黑家伙一看就不乐意摘了斗笠。

那家伙正好从树下走过,距鸣人还不到一个身长的距离,鸣人扬起恶作剧时候的标准笑容,坐在那树上,叉腰中气十足的喊道:“黑衣怪,接你斗笠一用!”

说在挂在树上往回倒去,接着倒挂金钩的气势,手臂一捞便抓到了斗笠。

 

这是他们之间第一个完整的对视。

一个倒挂在树上,额发安静地垂下雨水,蓝色的眸子诧异却很干净;一个被意外摘了面纱,清秀的少年脸庞完整清晰地展现在眼前,黑色的眼睛旋开红色的几何图纹,深邃且妖异,煞气十足。

眨眼间,寒光一闪,黑衣人拔刀出鞘鸣人也立马扔出了腰间的苦无,双方兵刃相接在雨中发出短促的清响。

鸣人没想到这人一声不响竟然就动手了,正想着自己这倒挂的姿势不方便,可抬眼看去正对上对方的眼眸,有些愣神。

他真的是黑色的。

鸣人看着离自己一尺之遥的脸庞,回过神脑内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个。除了白皙到许多女妖能羡慕死的皮肤,和刚刚眼中一闪而过的红色,他像是上帝用墨汁创造出来似的。

那人退开一步,目光从上至下扫了鸣人一眼,似乎是在评估他的价值,看了看挂在树上的蠢样子和放在树杈上的木屐以及光脚丫,末了将刀入鞘,勾起一个笑容。

鸣人突然就读懂了这个笑容里的嘲讽,从树上一跃而下,立马妥妥炸了毛。

“你什么意思啊!你以为你很厉害是不是!本大爷可是这里远近闻名的鸣人,有本事我们好好打一场啊!诶诶诶——有本事你别走啊——”

 

他走出山林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有一会儿了,地上的水坑盛着一面镜子,投影着一弯天朗气清的苍穹。

盛夏的阳光落下来,从那树荫间穿过,在地上成了斑斑驳驳的金色圆点。

干净得像山林,孩子气得像是夏日的天气,连带着腰间的苦无都像是这里的雨滴子,感觉并不会伤人只是来唬人的。

这还真应了刚刚那只狐妖的样子。


【tbc】

评论
热度 ( 3 )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