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韩叶】一份陌生女人的来信 (2)


最后一根稻草就是叶秋的道别会。

电视屏幕里粉丝悲伤的脸,嘉世的经理激情澎湃的演说,而你自始至终不见踪影。

不知道这个道别的视频是谁做的,格外煽情,把所有一叶之秋战斗场面集合了起来。火车在我找到位置坐定不久就要开车了,火车的长鸣、夜晚人流稀少的车厢合着屏幕上的人,像是旧电影结尾处长长长的一幕。

天击、圆舞棍、滑铲、怒龙穿心、伏龙天翔……

那是第三赛季一叶之秋对阵大漠孤烟的经典场面,我念着念着,靠着窗台,便泪流满面。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啊!一个女孩子家家高三了还在干嘛啊!能不能为自己考虑一下,就算不考虑自己你父母怎么办啊!而且你见得到叶秋吗?人家退役了你没看电视吗?……

 

我下了火车站,才发现表哥虽然在电话里一顿狂轰乱炸,可是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我到底去哪里才能见到你呢?

有很多粉丝怀着和我一样心情,嘉世门外有无数人聚集着,但是我这拖着行李箱来的还是少见的,凄凄惨惨戚戚的场景我也懒得看下去,转头就离开了。

夜幕从上笼住城市,我一个人站在街头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了,最后冲着半夜还亮着一盏灯的网吧而去。

 

也想学着网吧小妹刷两集韩剧,可是看了五分钟便实在忍不住刷卡竞技场,第五把结束的时候我却想睡了,就在“荣耀”这两个大字闪在屏幕上的时候,一双手却点了点屏幕:“操作不错。”

那是一双很漂亮的手,匆匆一眼我依旧被吸引了目光,顺着一路对上视线,“诶,是你?”

——那个在霸图外遇见的人。

却是歪一下头,疑惑的问道:“你认得我?”

我不太清楚怎么解释,只好简略地说是在霸图看见的,你点点头,然后点了点屏幕继续说,“那时候不用押枪能更快地结束,用了反而花哨。”

我支吾了一下,点点头随即说:“来一把?”

“好,不过得修正,来隔壁。”

你就坐在一臂之遥的地方,白色的烟扯散在空气里,散漫的样子恍惚之间成了一个认真的侧脸。

“人呢人呢?”

我一看便无语了,诶,房间就叫“来隔壁”。

 

在荣耀教科书的面前,我连躺的资格也没有直接化成了一颗小小的渣子,风一吹就散了了空气里。别说是经验值上的差距,就是训练营里规规矩矩出来的小萝卜和常年来惯了“勾心斗角”的战术大师,这智商上差的也不是一把尺子可以丈量的,加上散人君莫笑!

虽说玩荣耀也有些年头了,可是我还是没遇上散人的时代,那完全无法预估的搭配和反应,三盘下来不到十分钟,可我还沉浸在震惊和膜拜的双重打击下——化成一句话,卧槽好厉害!!!

“小姑娘,你是霸图的训练生吧?”三盘结束谁都没退了竞技场,你点起一根烟看我正妄图整理一下思绪,轻笑起来问道,“打得这么急,是有什么事情要赶着去做么?”

原谅我,智商没连上,断断续续地想着散人还有叶秋的退役,脑内唯一接连上的句子就是:能用散人还这么厉害的只能是叶秋了!当时也没听你到底问了什么,一拍桌子摇着你的肩膀就问:“你是不是叶秋?!”——那模样估计你说“不是”,我能活生生瞪你半天。

你念叨了几句,似乎是吐槽现在的女孩子这么一个比一个生猛,把身份证放到我的面前,上面端正得写着“叶修”两个字。

“你和叶秋什么关系?”

“啊啊啊啊,叶修你又在无烟区抽烟!”

我急切地提问被一个河东狮吼盖住,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清秀的女孩就冲了过来拍了你一下,看着你龇牙咧嘴我忽然就明白刚刚的吐槽是怎么回事了。

我们三人换到吸烟区,才继续了话题,陈果大大咧咧地解答了我的疑惑——你看他这么没下限,怎么可能是叶秋大神呢?

一个脑残粉说出了另一个脑残粉的心声,瞬间惺惺相惜地凑在了一起,不一会儿两人眼眶都有些红,当她听到我是拖着行李箱独自来嘉世找叶秋时,立马热心肠地说网吧还有一个空房可以给我住上一晚——我们相互留下了邮箱,多年来一直有联系,“叶修=叶秋”的消息也是从她这得到了确认,那时果果也在担任老板娘的路上任重而道远着。

而当年,我在网吧的空房内辗转反侧却始终无法入眠——有些东西逼着我要作出决定,看到了大哥的离开,叶秋的退役,原本以为这些事情离我很遥远,我可以打上很久的荣耀再去考虑。可是现实就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夜晚忽然亮出了爪牙,扑面而来——儿时电影中,宏伟装饰着彩色玻璃的教堂里挤满了伤员,那个苍凉的配音忽然压在了我的耳边,眼睛一酸几乎要落泪。

 

眼前突然跳出了对话框,耳边是NPC虚无缥缈而冰冷的声音,却搭着荣耀战斗的bgm:

您已经无法成为职业选手,是否还要继续游戏?

  • 继续  B.不继续

 

我摇晃着脑袋,浑浑噩噩地走到楼下的吸烟区里又开了机子,现实没办法存档只能再想想……再想想……

“小姑娘呀,你怎么老皱着眉头?小心少白头。”

该怎么说大神你呢,句句是开导,可却吐槽个女孩子要白头,我苦笑着:“我想打荣耀。”

兴许是我说的太轻,你灭了烟略微靠近了点。

不知道为何这个举动戳中了我的点——千里之外的陌生人,在这里却对我无比温柔,果果看着我的行李箱竟然就单纯地让我住下了,你因为我红眼眶和皱眉半吐槽半开导着我,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们不相逢却因为荣耀相识。

多么不可思议,荣耀是游戏,冰冷而庞大的数据下却都是一颗颗温暖的人心。

我忽然胆子大了起来,冲你靠近的耳朵大喊道:“我!想!打!荣!耀!”

你捂住耳朵,可看见我笑得没心没肺又格外欢快,都不损我,也大笑着刷卡:“来来来竞技场刷起来!荣耀,哥打了这么多年还是想继续打呀……”后半句似乎是感叹,这边我也热血沸腾地冲进了游戏,听到你继续说,“人这辈子都该有个念想——现在都叫梦想,想打就继续打呗,你可能不会拿他当饭吃可是……”

“你是我的朱砂痣,你是我的白月光。”

“也差不多,诶要不我们去下副本吧?”

 

“你会打一辈子荣耀吗?”

“会的。”

 

那日,我去医院探望我的友人,还记得信的最开始么?他是我写下这封信的初衷的动力,至今想到他阖眼而去的神情,依旧恸哭不已,我想即使是我自己死去的那天也不会比这更伤感的。

他是位坚毅的人,病痛折磨他的时光里无论何时我去看望他,他依旧和我聊着天,侧脸的线条一如他年轻的时候——但……终究是瘦了下去。

古人说,英雄迟暮最伤人。

我认识他半世纪了,刚认识的时候他是位高大而威武的队长,看着床上突然病魔缠身成了戴着帽子的病人,时常时常看着就忍不住垂泪的冲动,可一遇上他询问的目光,我就只好笑笑说家中那不成器的孩子烦心。

英雄迟暮不伤人。

英雄怀着荣光渐渐老去,怀着起码还有着纪念和追忆。可他正值中年,荣耀这个梦想他始终没能走完,突然跌着摔着被扔在了原地,看着所有人都离他渐行渐远,到最后连梦想都不见,他只剩下了一张卡——收在了离他一臂之遥的衣服口袋里。

荣耀作为一个游戏不可能永存于世,他却——不,你们却愿荣耀可以传承。他立志于荣耀改版和当年新兴的虚拟头盔相结合,本是他最先有这个打算,可最后他也没能参与多少。

原本伴着他的同伴们都在前行,一开始都兴致勃勃地来告诉他进程,可后来他便谢了客,说是要静养可是那些荣耀的报道一点都没落下,变着法子套我的话偏偏还不希望我看出来。

 

午后,照常我给他念报纸,儿子打电话来说抢到了荣耀头盔的首发,正准备来,我接完电话准备回房站在门口便再也走不动了。

如果我是位作家,我就该写写他那时脆弱的模样,写写窗外的风景,再写写他光辉的一生,一份长又长的回忆杀,可是……至此,我脑海中一片空白。

我不知道如果他能,他看到头盔时,是高兴多一点还是感慨多一点?

他那时手垂在床边,苍白皱起的手指弯着像是在寻找落在地面上的荣耀卡,他是带着笑的,又是淡然、又是不悔此生的欣然却又是很浅的悲伤和遗憾。

我原以为他未亲眼看到荣耀头盔是遗憾的——然而并不是的,他有他自己的荣耀。

他的荣耀里有他的账号卡,有他的战队和队友,有他的对手和朋友,有他的爱人,有他的年少轻狂,有他的意气风发,有他的青春。

有他这漫漫一生。

 

【tbc】

写完回来看友人的死亡,我真的是写得很无力又苍白,可是写的时候真的在哽咽……愿你也能动情。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