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勋兴/繁星】第X天 【3】


  • 前文请戳→→→【1、2】


  • 怒刷繁星,要不要猜猜老吴和艺兴三年前到底干些啥呢_(:з」∠)_





该用什么形容这种感觉呢?


 


若说是那街角面包屋的可口蛋糕,虽然求而不得但也如同之后人生里形形色色的并无不同——如同不能到手的玩具、颇有遗憾的初恋、可惜的机会一样,或许在某一天的午夜梦回扼腕,追忆,却也仅仅停留在追忆和扼腕了。


 


吴世勋看着舞台上的张艺兴,突然被深深地击中。


 


酒吧昏暗的灯光映在人们迷离的眼中却反射出妖魅的火,借着律动感极强的音乐,肢体相互纠缠着、撕扯着,突然灯光猛地彻底暗了下来。


男男女女的尖叫声响起——然而其中欢愉的成分更多,因为他们知道这是酒吧有新节目的惯例,几乎是马上灯光就汇聚到了酒吧中央的小舞台上。


原本白皙的皮肤被强光一打反光得耀眼,张艺兴还在与另外一个长相清秀到可爱的男生纠缠,下面的观众已经口哨声欢呼声翻了天。吴世勋顾不上自己还在盯人,瞪了好几眼吹口哨的人,扭头时见张艺兴正拿着吉他安静地低下头调音,那个角度只看得到头顶的发旋和下巴的弧度,却让人移不开目光的漂亮。


那个可爱男生一开口却操着正宗的北京小爷腔调:“跟你们说,这是我的一个朋友,给大家演奏几首歌,调节了气氛也给你们开开眼——”


身后的张艺兴似乎有些无奈,笑道:“一会儿让鹿晗给你们唱歌。我的歌大家随意听听就好。”


第一个音符在他指尖下奏出时候,吴世勋觉得酒吧的一切喧嚣都被按下了静音键,脑内有无数小人匆忙地将那些纠缠的男男女女、混乱的灯光、交错的酒杯搬出自己的脑内,换上的水天一色的干净。


It’s only the fairy tale


Who are those little girls in pain


Just trapped in castle of dark side of moon


Twelve of them shining bright in vain


They’re dancing in the shadow like whispers of love


Just dreaming of place where they’re free as dove


They’ve never been allowed to love in this cursed cage


It’s only the fairy tale they believe


……


 


未曾相逢先一笑,初会便已许平生。


前人是如何仅用这两句便描述了这种种?


——那一瞬间,吴世勋忽然觉得自己成为了诗人、成为了注释学者、成为了无数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蹩脚却无比虔诚地在为这两句动人清浅却深情的诗句旁写下自己的注。


作为警察无数次出生入死,在波澜壮阔又刺激精彩的人生中他忽然也希望弯腰去欣赏街边的小花,去为一个歌手安静而悲伤的演唱停下脚步,也渴求着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碎中和那个人走过这漫长而平凡的一生。


又觉得自己走过的人生是平凡,遇见的这个人之后它开成一朵花,它颤抖着不知道那人是否会为之停下脚步,还是仅仅把自己当成了途径的路人。那个人将掀起平凡世界中的轩然大波,可自己愿意卷入这场纷争。


这个人不是能够扼腕或者追忆的


——现在吴世勋将给张艺兴献上一把刀,若他走,刀入胸膛,无心也无后悔的机会了。


 


吴世勋最后只得出了一个结论:之前想上他,现在想爱他。


这么想着,吴世勋就已经爱上了张艺兴。


 


唱完,鹿晗拉着张艺兴在吧台坐下,无不抱怨道,“你怎么唱这样的歌呀?”这首歌的调子平稳舒缓,原唱中可爱的娃娃音衬着黑暗的歌词有种黑童话的诡异感,虽然被张艺兴的汽水音唱得温柔十足,与酒吧的气氛格格不入。索性底下还是有人听出了张艺兴的好嗓子和吉他的技巧给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有人喜欢。”艺兴无所谓地笑笑,酒窝一深一浅,让鹿晗忍不住伸手戳了戳。


“你没事不会找我,最近怎么了吗?”


“我觉得他回来了……”张艺兴的眼神是茫然的,看向鹿晗,带着有种想要抓住什么的希冀,还有谈起这个话题必定带着的烙在心底的悲伤和绝望。


鹿晗作为朋友有些不忍,作为张艺兴曾经的心理医生还是戳破了这个泡沫:“你还是陷在这个幻想里吗?你是知道的,他在三年前的追铺里就死了。”


“不不不……”他摆了摆手,“这种感觉和我当初拒绝相信这个事实不一样……我当初来找你时,其实内心很清楚他已经死亡了,”艺兴阖上了眼,深吸一口气时候再次正视了鹿晗,“但是那时候落下悬崖他拼死保护我,最后逼着我离开,让我不能够不心怀希望,他还活着。”


“那时候我经常能看见他,画着画、做饭的时候、梦中……我知道那些不真实,可是不愿意让这些不真实消失,这两种想法都存在才导致了越来越颓废失落……”


鹿晗抚摸着他的手。


——那时候再见到张艺兴原本是机缘巧合,鹿晗作为友人几乎是要把张艺兴打一顿才能缓解自己的心疼,本来以为他不愿意接受治疗是病情心情缘故,可接触后发现的惊天秘密才让鹿晗真正懂得这些年究竟在张艺兴身上发生了什么——那些年少轻狂的傲气,那些流光溢彩的惊天才情,那些痴缠动人的爱情皆凝聚在了一个人的身上,他们把彼此最美好的年华、梦想、爱情都给予对方,一旦失去就几乎将另一方的神魂都带着走了,而且这种失去注定了更加的刻骨铭心。


如果不是吴亦凡在死前叮嘱了他要好好活下去,张艺兴可能很早就自杀了。


鹿晗作为一个局外人了解完这一切后,心中已是冰凉伤悲无比,更何况当事人张艺兴……他可能永远也无法痊愈了,鹿晗想到过这种可能性,只希望他还能笑着抚摸这道伤,只有他还有痊愈的念头,一切就还好。


之后张艺兴找到了老师的工作,加上认识了许多朋友,渐渐开朗了些,像是能够正视这道伤口了。


——也仅仅是像是,鹿晗不敢确定,怕这伤恐怕在时间流逝下越来越深,更怕张艺兴是拖着残躯却不自知。


如今张艺兴来找他谈心是件好事。


 


“可是现在不一样……我真的觉得他回来,他就在我身边!”艺兴的眼眶已经红了,茫然又焦急地求证着,鹿晗伸手揽过他的肩膀:“你慢慢说,我听着。”


“嗯⋯⋯上次我在画室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看到了他留下的纸条,上面就是他的字迹——我将用六月为你重新加冕。”


 


想想那时,吴世勋接连一星期办公室骚扰,总觉得被撩拨着又缺些什么,偏偏被在酒吧不切时宜的一首歌打动内心,在追求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而张艺兴却一心扑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在自己的恍惚迷茫焦虑中苦苦挣扎,努力地向前跑想要探寻,却总忘记看看身边看看身后。




【tbc】


【暗搓搓卖个安利,我很喜欢文中的那首歌,意外地歌词气氛很契合,小伙伴可以查来听一听哟(づ ̄3 ̄)づ╭❤~】

评论 ( 1 )
热度 ( 25 )
  1. 思想的阁楼山三君 转载了此文字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