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魂蛋/繁星】第X天【8】

  • 我滚回来坑文了……_(:з」∠)_

  • 啊啊啊啊啊啊推理什么的多多包涵多多包涵qaq


【8】

倘若在大街上遇见吴亦凡,男女大概都会被惊艳,也不知是气势逼人还是容颜太甚造成的。

这是kray留下的第一份影像资料,没想到也是最后一份。

两人落进了被国际警察设下的圈套,警察扮演的线人正坐在咖啡店里做最后的确认,吴亦凡便推门进来,画面中他站在门口环绕了一下四周,马上就变了脸色,转身猛地就把想从他身边走进店中的lay猛地拉近怀里。

原本lay的样貌也即将入境,因为吴亦凡的动作却失败了——纵然之后有前赴后继的技术部人员想要修复,但无奈lay又穿着连帽衫,最后也就得出一个白皙而模糊的下巴和唇的弧度。

下一瞬间,吴亦凡便拖着lay转身逃跑,警察一拥而上,画面到此便结束了。

 

这一段在之后的追捕中起了致命作用的视频,XIUMIN看着思绪却有点微妙地飘忽起来。

——吴亦凡和lay的动作太过霸道和亲密,那个搂过他的姿势虽说是保护搭档的情急之举,但是身高原因正好抵在肩膀、头又亲昵地藏在脖颈处,lay被搂过之后全身心的相信的姿态——都让人觉得太过暧昧了。

如果不是情境不对,他们估计会被认为是一对情侣。

貌似在坊间的确有这种说法——kray不仅仅是搭档,是情人。

 

Rap的暴风铃声打断了开会进程,两只举起的手阻止了SUHO的大吼。

一只是来自,看着手机屏幕,低音炮欢脱无比的灿烈,“啊——交通部的人给我发消息了,说是模拟的逃脱路线上有发现可疑的人,明天中午就能把视频和准确图像整理给我们。”

队长点点头,扭头,看着另一个举手的世勋,“你的呢?”

……全体人看着那个身边粉红色气息十足的弟弟,默默扶额——你的专业性呢,谁都看出来是艺兴的电话吧。

“嗯……只是说声抱歉。”世勋乐呵呵地回答道,“我和艺兴已经打过招呼了,继续继续。”

“——那我们接着讲,”队长横了一眼不省心的忙内,“刚刚也看了,那个视频是逮捕kray致命一环,视频拍摄地点是香港。因为脸和身份的暴露,两人交情最深的身份贩子也被警方控制,但两人还是躲了起来,最后警方接到匿名举报,kray仓皇出逃——经过查实当时lay已经受伤严重,在山路的围追堵截中也基本没有冒头,kris因为失误连车带人一起翻下山崖,车子被毁,下山搜查时候只发现了kris的尸体,lay不见所踪。”

“这个报告写的好含糊啊……”XIUMIN开口道,自己当时做大学论文的重点在于二人偷盗的物品和预告信,如今也是深入了解整个始末。

“哦哦这个我有听说,”灿烈举手,“据说当时是有黑方参与,才能抓到他们的。”

世勋皱起眉头,“你看,lay的伤是谁干的,最后lay什么也没有留下——这几乎不太可能,两人最后藏身的屋子都被找到了,虽然有处理,但还是有找到kris的指纹。”他敲着报告,“而且lay不是受伤了吗,跌入山崖还能离开,还能处理痕迹?不但没有血迹连指纹也没有……简直简直……”

“像被处理了。”kai幽幽地开了口。“可据我所知,黑方参与的可是逮捕的一方——貌似是匿名短信。”kai在转到重案组之前,在香港的警局差点被送去当卧底,来源也算可信。

“黑方参与的是逮捕的话,处理lay的人是谁?”D.O问道。

SUHO叹了口气,“所以你们认为钟大的案子是lay干的吗?”

“驳回。”——来自寡言的XIUMIN。

“我反对。”——来自世勋的脱口而出。

 

“lay已经沉寂多年,在此之前众多有吸引力的画作、珠宝、瓷器之前都没有出手,就算因此复出,也不该只写kris的名字——lay多年来都像一个影子一样出现在整个案子里,报告指出过一直出现于黑市,与线人联系的都是kris——就算是不在意自己的部分,也会强调两个人的名字的组合。如果是出于怀念留下签名,组合也是够了,若是本尊再犯案写的肯定是两人名字或者自己的。”

XIUMIN哥在自己的领域内讲起话来便异常多,语气仿佛自己熟知的友人,甚至略带着悲悯。

“是颜色,颜色不对——你们看,他们第一次出现时签名是分开的kris&lay,所用的红色是有微妙的不同,一贯合体签名用的红色也与前两者不一样,这次的签名却是完全不同的另外的红色。”世勋翻着报告。

Kai比他更快一步,“这里,kray一贯用的红色貌似是意大利一家小店独产的涂鸦喷漆——哪怕在中国用的也是这个啊……”

“是一名模仿犯,”世勋接着说,“这个人特地剔除了lay的名字必定是对于kray的整个案子非常了解,如果是通过报告的形式了解,自己计划得如此顺畅没有必要露出‘红色喷漆’的马脚——这人和kray在多年前就是相识。”

 

SUHO皱起眉,最后的落点还是kray的案子吗……

因为交通部的短信,重案组显得信心满满,想到极有可能抓到一名漏网之鱼,还有可能探寻到那名“lay”都兴奋过了头,领完各自的任务跑得比谁都快——论谁跑得最快,属吴世勋莫属。

 

世勋,有空吗?一起吃个晚饭吧。

——张艺兴

 

立志于拿下张艺兴的吴世勋自然是开完会就屁颠屁颠地开车去接对方,到了楼下还是忍不住的傻笑,拍了拍脸:“诶……艺兴怎么还没下来啊?”

世勋出警局时还特地换了身衣服,路上的时间也够张艺兴准备出门了,可如今在楼下等了一会儿人还没来,他忍不住皱起眉头。

张艺兴是个老师,按理说十分注重时间观念,但他身上有种无论如何都掩饰不掉的艺术家气息——桌子上错落有致的摆件,酒吧里闭上眼轻轻地唱着歌,还有日常怎么穿怎么好看的衣服——就连见了一面的xiumin哥也说过“怪不得艺兴喜欢画展,他一看就是个搞艺术的呀”,那么作为一个艺术天赋点满的人,似乎生活得随意而自由似乎也是有理有据的。

——想着,思维就发散出去了:平时艺兴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是不扣的,有时都能敞开到胸膛,和缩在袖子里的手形成鲜明对比,一边念叨怕胖一边却忍不住甜食的诱惑,世勋看着目光忍不住一路向下。

他羡慕贴在他胸口的白衬衫,他羡慕扣在他腰身斜拉出一道弧线的褶皱,他羡慕被他收进牛仔裤的衬衫下摆……

——是他诱惑我的。

——是他身上的牛奶气息咬着我的耳朵,却又跑回张艺兴胸口,懒懒地看着我的。

 

张艺兴打开门,看见满脸通红的世勋表情还有些惊讶,愣愣地才反应过来:“啊,世勋不好意思……我在画画,不小心入神了,没注意到时间……”

指尖夹着画笔,脸上还沾到了红色的颜料——看起来有些傻气,世勋噗嗤笑出了声,“那艺兴哥给我做饭吧。”说着就笔直往里走去。

“诶诶诶?”艺兴飞快地拦到他身前,“我做饭很一般的……”

“艺兴哥~我在楼下等了好久都没等到你,现在去吃饭人肯定超级多,而且我想吃你做的饭。”世勋眨眨眼,半撒娇半霸道地下了决定。“我想吃咖喱。

“要去买食材,会很晚才吃得到哦,世勋不要紧吗?”

“不要紧不要紧。”

“好吧,那你呆在这里别动,我去把房间收拾收拾然后一起去超市吧。”

——yeah!竟然顺利进到了艺兴的房子,还吃亲手做的饭,世勋都忍不住感谢起艺兴的画稿了。

房间是简单的一房一厅,有个开放式的小厨房,在门口能一眼看到虚掩的房间里散落在地上的画稿,但是马上门就被关上了,世勋一愣,把目光转向了别处——厨房有使用的痕迹,艺兴肯定经常做饭;虽说小了些但是都经过设计,但是偏冷色系的风格倒不太像是艺兴干的;书柜上摆满了画集和原版英语小说,或许下一次可以请艺兴看电影……

 

艺兴走出来的时候,锁上了自己房间的门,“走吧,世勋。”

【tbc】

评论
热度 ( 3 )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