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审【大概是一辆车.jpg】

  • 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车……我憋不出来了……看集老九门缓一缓【抱住哭


刺啦——

那是有人拉开他面对的破椅子的声音,紧接着呼吸轻轻地在他颈脖处徐徐铺撒开。

张艺兴条件反射地要缩回来,下巴却被两根细长的手指捏住——这个姿势只能让他想起那些花姑娘被挑三拣四的样子,太过轻佻,他一仰脖挣开了。

啪嗒——

翘着二郎腿的长腿一化空,军靴落地的响声。

 

吴世勋无声地笑起来,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叛徒”,他来之前看过资料,厚厚一打如砖头似的,扉页正是这人龙飞凤舞的签名和清秀端庄的军装大头照——张艺兴。

他大抵是不知道如今自己的模样,放出去足以让人浑身燥热,裸着的上半身布满了伤口——凝了血的、刚刚的新伤、陈年旧迹混在一起说不出的性感,新伤口是特殊的武器制造的克制了他自动愈合的能力。女人们见此光景大抵已经疯了,可怕的是他被双手反剪,不宽不细的黑布蒙住眼睛仿佛是什么酒店奇怪的设定,让人的注意力忍不住放在那段白皙如玉的脖上,仰着像是被放在祭台上的无知少年。

赤裸的双足被镣铐固定在椅子上,轻微摇动着,说不出的味道。

——就好像空气中血腥味背后的那个气味,淡淡的,甚至像是早上起床时候爱人放在桌前的一杯爱心牛奶,让人联想起安心、温暖等等词语来。

吴世勋努力晃着脑袋把奇怪的联想赶出脑海,陡然间伸出一个奇怪的念想来。

——想看看他的眼睛。

 

高、瘦。

很好看。

眯起眼睛的张艺兴就着囚室里不足五瓦的灯光辨认着眼前人。不认识,年纪看起来是个新人……看着军衔级别却不低……模模糊糊地想着,太久没进食和睡眠已经夺取了他太多的精神。

——此时来审问够明智。

他的指尖顺着自己的脖子一路向下,逗得他忍不住想笑,憋了半天到底还是藏住了酒窝,最后一抹凉意停在了他的锁骨。

那里刻着张艺兴的代号和身份记号,一串数字代表着组织的一员。

刺青一个象征着独角兽在玫瑰花中绽开,艳丽和高冷混和的刚好反而成了诱惑力。

“你叛变了。”

少年的声音不似容貌那般清冷,透着点这个年纪该有的软软糯糯,偏偏一开口就是下了定式的口气,和身上的军装一样不近人情。

“我没有。”

艺兴偏过头,轻声回答道。

他实在是太困了,恨不得一闭眼就扎进无穷的黑暗里,闭上眼睛,听到那个声音继续说:“可是那时候只有你活下来了。”

——“而且嘴唇还是肿的。”

他的下唇生得极好,肉肉的,一看就是适合接吻的样子。

吴世勋摩挲着他的下唇,因为连续几天待在囚室,空气中的药早就入骨,迷迷糊糊的张艺兴终究懒得躲了,任由他动作。

 

肿的……?

哦……是得了……都怪鹿哥……

多年未见,不再是军校里红茶绿茶小黄灯的上下铺,一身落拓的鹿晗对上戎装端正的艺兴,动作竟然还是如同当年吵架一般——如果没有两把枪的话,对方掐着自己的脖子,咬牙切齿最终还是没能说出什么狠话。

“蛋蛋,这次就放过你!”

被捏住了命门的艺兴淹没在鹿晗霸道的吻中,没等反应,他又凑过来分不出什么口气的感慨道“但愿再不见你”,咬了一口他的下唇。

 

靠!

张艺兴猛地挣扎起来,四肢被束,他整个被吴世勋死死地压在椅背上亲吻,那根本称不上什么吻,吴世勋基本上就是咬上来的,就在刚刚走神中被攻城掠地,张艺兴仿佛是飘在海上的一块浮木讲不清楚是海水托起了还是汹涌着要把他淹没,慌不择路地闪躲着。

听见一声低碎,没等喘一口气,吴世勋掌心强硬地穿过椅背和发梢的,扣着他的脑袋重新又是一轮进攻,艺兴几乎要被带离椅子,脖子被强迫着展现出漂亮的弧度,拱起的脚背都像是垂死的祭品无声的哭泣。

“你你——”

在张艺兴反应过来要咬自己——虽然他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在此之前吴世勋退开了。

呆呆地看着眼前人咬上了白手套。

那是一个完全具有诱惑力的动作,这个人完全知道自己好看,而且知道哪个角度、什么动作最好看,张艺兴甚至呆住了,随即嫌弃被一个乱七八糟的吻扰了心神。

薄唇,唇红齿白。

他咬着白手套,把手掌伸到自己面前。

张艺兴眯起眼睛——吴、世、勋。

那里刻着他的名字和刺青,没等张艺兴辨认出那个刺青是什么,他重新优雅地带回了手套,扯着手套的下摆微微颔首,高傲地宛如哪家的小公子,如果不是在昏暗的囚室而是舞会的话,大概这个动作能迷住不少少女吧。

“……?”

不太懂贵族的脑回路,张艺兴抿唇。

吴世勋明显被他呆萌的神情取悦了,吃吃地笑起来,“上面什么也没说。”

他将右腿的膝盖强硬的塞在张艺兴的双腿之间,被这个暗示吓得出了一身汗的张艺兴想都没想要一头撞过去,他却俯身过来解开了他背后靠在椅背上的双手。

少年——严格意义上是青年,可是混合着少年特有的凛冽气质,艺兴还是乐意将他归入少年人还一类去,温热的脸颊和发梢就在自己的侧脸,姿势和对方不带侵略性质的气场都让人觉得这大概是个拥抱。

被一波三折的审问搞得完全没了脾性。

“上面的意思是什么都可以做了……”吴世勋的呼吸准确地落在了命门,张艺兴更加没了反抗的力气,接下来细细碎碎落在脖子处的吻简直就是折磨,敏感地捕捉到了张艺兴的呼吸更乱了,吴世勋轻笑起来。

“所以——我会温柔一点的。”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94 )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