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魂蛋】LOSE CONTROL

  • 脑洞来源于电影《玩命直播》【大抵是艺兴为了调查死去的lay,用他的身份登入了直播游戏,结果一上来的任务是和陌生人亲吻……【我就是想写亲亲嗯】

  • 大概可能有后文……?



——遇你,如拥抱一场盛大的冒险。

 

张艺兴的手掌满是汗,他使劲地用指甲掐了几把自己才缓过神来。

“没什么大不了的……”

喃喃自语道,呼啸着的地铁仿佛是什么的预警,闪着灯缓缓停了下来,艺兴深吸一口气,跳上了刚开的门。

被他紧紧握在手里的手机,屏幕上一条一条评论飞快闪过。

转换镜头,镜头里正是下垂眼的小白兔一只,他抿了抿唇,“额……既然,大家选出来的任务是这个,那么我就……”

驰骋的地铁猛地冲向了高处,夕阳拖着艳丽的妆容不容置疑地猛然在车厢里铺撒开,艺兴被带得一个踉跄。

他连忙把镜头转过去,放学晚归的学生抱着单词书昏昏欲睡,老人拄着拐杖正和身边的老伴用乡音低语,一直低头看表的白领女子妆容整齐似乎是去赴约——张艺兴从一节车厢走到另一节,轰鸣的刹车声伴着他自己如鼓槌的心跳,恰似一场交响乐。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除了等不及开始骂脏话的弹幕和一排排飞过去的“lay”,屏幕上方的倒计时格外醒目。

 

计时已经从15分钟的绿色,变成了三分钟的警告红色。

 

【游戏守则:完成任务或者出局,二者择一。】

 

再抬头的时候,地铁正驶过漫长的底下通道,通明的车厢和外部的阴影成了巨大的反差。

张艺兴看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那人拿着一本小说——其实这很奇怪,毕竟在这种年代,地铁上拿着手机才是主流,剩下的少数派则是青睐电子书,真正读纸质书的人基本没在地铁上见过——更奇特的是,青年有一张好看的脸,剑眉星眸,挺拔的鼻梁衬着宽阔的肩膀,张艺兴的目光顺着线条往下,他的手指正搭着一页书页。

《嫌疑犯X的献身》,他瞄到了书名。

那人抬眸,递给他一个疑问的眼神。

 

——不是好看,是很好看。


“马上到站思南大街站,请到站乘客……”

 闭上眼睛的前一秒,张艺兴还在想——希望这好看的人没有口气。

俯身过去,轻轻咬了一下他的唇,想退开的时候,对方却已经扣着他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并不算亲吻的吻。

 

屏幕里,两人亲吻的角度太过刁钻,显然拍摄者根本没顾得上去管正在进行的任务——张艺兴的耳朵尖都红了,被陌生人扣住亲吻的样子即无助又投入,恰到好处的色气,足以让人血脉喷张。

“观众”把评论、留言和打赏刷得飞起,那头吴世勋才悠悠然地松开眼前这个气喘吁吁的新手,他合上书慢慢从座位上站起来,带着张艺兴靠在了身后的扶手杆上,吴世勋伸手摩挲着他的下巴,神情在逗弄一只猫的促狭和情人间的亲昵之间徘徊,用大拇指抹去艺兴唇上的湿润。

“你好。”

 

恭喜玩家LAY完成第107个任务——与陌生人亲吻。

排名上升1994位,至205位。

 

【游戏守则:必须用自己的手机直播出完成任务的全过程。】

 

结束了任务,自然也就不需要直播。

听到耳机里任务结束专属的铃声,张艺兴挣开他的手,低头关掉了摄像头:“你是谁?”

一开始只当是个无辜的乘客,被咬回来才发现事情超乎想象,猛然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对方微微阖上了双眼,一点点眼底的缱绻流转。

——他认识哥哥。

张艺兴飞快地下了结论。

“吴世勋。”刚刚那个还像是只头狼的青年,露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羞涩微笑来,这让艺兴有些迷惑,“也谢谢你帮我完成任务。”他晃了晃手机,大方地露出GAME首页来。

张艺兴掐了自己一把,心跳仍是冲着150去的——既然已经开始游戏,就必须继续,他低头假装把弄着手机,抬眸微微一笑道:“你不认识我吗?”

吴世勋被他嘴角边的小酒窝晓得一晃神,白皙的皮肤、漂亮的蝴蝶骨和纤细的腰身,波光流转的眼眸,眼前这个明明紧张得要死去假装逞强的兔子下垂眼笑起来只剩下了可爱,世勋顺着他的心意,露出惊诧的表情:“lay?”

张艺兴颔首,不太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唬住了眼前人。

青年笑眼弯弯,还像是上高中的小孩子,“我叫吴世勋,久负盛名呀。”

 

“看看这个。”

在吧台处擦拭着酒杯的大眼小哥将手机一转,顺着桌面滑过来,画面中两人的亲吻被做成了截图正挂在GAME网站的首页,标题是“lay的回归?”。

未打光的舞台暗得吓人,如同蛰居的野兽蠢蠢欲动。

一个高大的人影随意地甩开鼓棒,火红色的头发一点一点在光下跳跃起来。

低沉的嗓音一如上好的葡萄酒。

“他不是LAY 。”

 



【假如在拍戏】

“卡——”

没来得及靠近的艺兴愣了愣,退了回去。

导演手舞足蹈地喊道,“世勋啊,你太紧张了——”后半句随着张艺兴的一瞥咽了回去,“行吧,行吧,艺兴有空带带他。”

世勋抹着嘴巴,和艺兴前辈说了句抱歉便往外走,顺手地接过口香糖嚼啊嚼,忍不住地气恼。

——剧里主角二人的第一次见面就是破石惊天的亲吻,嘘头和悬疑的气氛为整部电影算是定了基调,嗯,也是“基”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所以为什么张艺兴这么大的碗会来演这个新手导演的剧啊啊啊啊啊啊!艺兴前辈还要和自己拍吻戏?!一上来?!

——这TM怎么拍啊!

 

“小孩?”

张艺兴悠悠然地走到休息室,看见的就是世勋抱头坐在椅子上,一副被拘留时候痛改前非的样子,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

这一笑又把世勋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一看自己这副蠢样子被前辈看去了,脸上连愤恨都没了,就差翻白眼。

张艺兴一挑眉,缓步上前,影帝铺天盖地的气势陡然间就这么压下来,世勋忍不住挺直了腰板,“前辈……?”

猛然上前,艺兴俯身拉过他的领子,温热的呼吸伴随着若有若无的香气散开在他的唇齿之间。

世勋仰着脖子,从上至下以一个微妙的角度和艺兴对视,对方的眼底带着眷恋和温柔、也带着玩世不恭的调侃,最后浓缩成一个极为复杂的眼神——是挑逗和诱惑的,也是不可抗拒的,惊鸿一瞥之下思绪也忍不住跟着他一起走。

“你是谁?”

世勋说出了台本上对方的台词。

 

——“l am LAY。”

 

评论 ( 11 )
热度 ( 50 )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