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卤蛋】【诺丁山AU】 HE 贰

  • 大明星X大学老师,是个俗气的爱情故事(x

  • 情节参考电影《诺丁山》但不是步步照搬,鹿哥的剧本是很久之前看过的小说 很喜欢里面的女主《掮客》

  • 江疏影姐姐&九锥上线中


He hangs out every day near by the beach

Havin’a harnican fallin’asleep

这部电影可谓是野心十足,鹿晗翻着台本想,故事的开始是大学校园,一个老师一个学生,看起来是个俗气而烂俗的爱情故事——唯一的看点可能是看起来画风完全不一样的御姐老师和清秀学生之间的姐弟恋了——可偏偏就一下子峰回路转,情节陡然就不可捉摸了起来,学生不是单纯的孩子而是来盗取生化机密的掮客,要挟着女主只身前去越南老巢。

“请君入瓮。”鹿晗看着剧本里的女主真的决定走一遭,喃喃道,“这人怎么就真的会去呢?”

“小鹿,还在看剧本呢---”

红唇高挑的演员笑着走来——同他搭戏的是江疏影姐姐,出道多年演戏心路也并非一路平顺,最近才因为一部电视剧彻底大火大热成了国民姐姐,两人年差和剧中设定十分相仿,叫一句“小鹿”不为过。

见他又要叫前辈,疏影姐连忙摆手:“剧里学生可从来没叫过我这个老师,你还是叫我姐吧。”

“好,疏影姐。”鹿晗笑眼弯弯。

“你在琢磨些什么呢?”江疏影看着眼前的大男孩——鹿晗是以偶像歌手的身份出道的,近几年才开始演戏,导演特地嘱咐她鹿晗是第一次演电影多担待些,两人演的还是情侣,需要磨合的地方还有许多,所以虐恋情深的对手戏都安排得比较后面,先拍的是两人还在校园的故事。

“嗯……我只是在想这男主怎么知道她一定会去呢?”

似乎知道他要问这个,她飞快地接道:“因为根本不是他逼迫了她,而是她自愿去的。”

见鹿晗露出了迷茫的神色,江疏影淡淡的笑起来,“人们总是年少时候的爱恋轰轰烈烈,年纪大了自然喜欢细水长流的温柔——其实不是的,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把火,要一个引子彻底燃烧起来,要命中注定、要粉身碎骨、要飞蛾扑火,我们都在等一种无法逃脱这种危险的宿命感。”

“与其说是男主为了生化武器的绝密资料找到了女主,倒不如说一开始女主就感觉到了这种危险,可是她选择了不逃离。”不知道为何,鹿晗觉得对方笑得有些落寞,“哪怕男主不以亲人为人质,以自己为由头,她也是会去的。”

“她一定回去的,因为宿命。”

江疏影姐被导演叫走了,老高走来找他准备下一场戏的时候,就看见自家发小一副魔障了的样子。

“鹿晗,外面有人把这件衣服给我了。”老高看见鹿晗眼眸中忽的从呆愣懵懂成了流光溢彩,话差点没说下去,“你是把衣服掉在哪里了……?”

“送衣服的人呢!”

“还……还没走吧。”

椅子被风风火火跑走的鹿晗带倒在地方,发出一声巨响引来围观无数,老高笑着鞠躬道歉,一边啧啧称奇——得,疯鹿又上线了。

 

“我们都在等一种无法逃离危险的宿命感。”

鹿晗仿佛咀嚼着这句话,内心竟然腾升起一种奇异感。

那件军绿色的夹克不是他无意落下的,根本就是他有意留在那人身边的,上次一句调笑的话把对方吓愣住了,鹿晗不仅连对方的名字都没问到还碰了一鼻子灰,可是见人嘴角若有若无的小酒窝仍是不死心地把外套扔在他寝室了。

绕过扛着庞然大物的摄影师,笑着和撞到的灯光师说了句抱歉,编剧似乎要找他商讨剧情也只在眼角一闪而过,化妆姐姐看他跑得飞快连忙让路,手里的口红眼影差点落地——这片场怎么如此人来人往呢——鹿晗微微喘着气,茫然地向四周张望了一下。

是……错过了吗?

还是……对方根本不想见他?

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

鹿晗转过身,那人正站在一株落叶树下,垂眸而立,似乎被冷到了还在摩擦着双手,然而白皙又修长却骨节分明,从他的角度看去一束穿过树梢的阳光落在他的睫毛上,显得很明亮。

他注意到鹿晗,转身过来是个浅浅的笑。

——阳光落在眼眸间,方才明亮得灼热。

——他一定会来的,因为宿命。

 

鹿晗连忙上前,“你好——”

“张艺兴,我叫张艺兴。”注意到他的卡壳,他接道。

“哪个yixing ?”

“文艺复兴的艺兴。”

那束明晃晃地阳光还在他的脸上,鹿晗看得忍不住笑,刚想说些什么,身后传来老高的声音:“祖宗诶,编剧找你——”

那拖长的调子的京腔,想忽视都难,张艺兴抿着唇,“你这么忙,我就不打扰了。”

“你晚上有空吗?”这时候也顾不上礼节,鹿晗一把扯住了他,手指的冰冷让他忍不住皱起来眉。

“我……我晚上有个派对要去。”眼神到处乱飘,艺兴支吾道。

“我和你一起去。”鹿晗把怀里的暖宝宝往对方手里一塞,故意用蛮横的语气,“就这么说好了,晚上六点星巴克。”

等人跑远了,张艺兴都还愣着,低头触到暖宝宝的热气,终于软了嘴角眉梢,露出一个颇为傻气的笑来。

 

“啊啊啊艺兴哥好慢啊——”忙内软糯的声音在门口也听得清晰可见。

小小的出租房前,张艺兴深吸了一口气,扭头望向鹿晗,“你确定了?真的来?”

鹿晗拿下棒球帽,把口罩收到衣服袋中,露出一张巴掌大的脸,卸去了精巧的妆容和时尚的潮牌,他简单地裹着棉服,手上还提着艺兴买的酒:“来都来了,快开门吧。”

——想来,鹿晗如今也比他们根本就是同龄人。

打开门便是一场视听盛宴——先是圣诞气息满满的红绿色调装饰品伴随着食物的香气涌了过来,站在门口的高个清冷俊朗型的帅哥一见艺兴身后还跟了一个人,一个白眼便上天了——也只有艺兴才觉得这是小孩子的习惯吧,鹿晗和青年对视一眼,眼中都是闪电和火花。

艺兴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双方,走向客厅中一群嘻嘻闹闹的男孩们。

有两个高音攀比似的叫嚷着,有低音炮在那里一边挨打一边吃吃的笑声,有在暖气里睡晕了的哈气声,有打游戏的背景音,有到处安抚着人的操心声。

“我们是因为同在一个剧团熟悉起来的。”张艺兴介绍道,眸中闪着自豪骄傲和温柔。

鹿晗看着吵闹的客厅,也笑出了声:“果然很热闹。”

张艺兴大概是隐藏的实权人物,踏入客厅,目光便聚拢了起来,他便拉着人介绍:“这是鹿晗。”

看着恍然大悟状的伯贤,经常刷微博的年轻几位都露出了震惊的眼神,剩下暻秀、俊勉和珉锡都神色自如,最多是有些诧异艺兴竟然带人过来,艺兴也懒得多解释,确不妨鹿晗搭着他的肩膀,轻柔地把他往后一带,靠在自己身上:“我和艺兴认识不久,你们好呀。”

“哦~~~”客厅里此起彼伏地起哄声。

“哦什么——诶——你们哦什么呀——”

 

暻秀和灿烈的厨艺是不错,加上张艺兴打下手,合力成就的菜品在鹿晗眼中可媲美满汉全席,加上鹿晗一共十人多多少少都喝了一些酒,连“XX请谁喝酒”的游戏都玩过了好几轮,最后张艺兴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个巧克力蛋糕,这可让一群多大了依旧热爱甜食的大男生都嗷嗷叫起来。

摸着滚圆的小肚皮,张艺兴表示一本满足,喝了几杯酒的他知道自己没有醉,反而陷在酒意最好的时刻里,周身暖洋洋的,瞧见的人带着柔光滤镜,鹿晗注意到他在看自己,悄悄地送来一击wink杀——嗯,不仅是柔光滤镜,还自带美颜。

鹿晗看见对方的耳尖慢慢地染上了粉红色,忍不住大笑起来,一抬头坐在正对面的吴世勋正看着他们。

“诶诶,注意了。”灿烈站起来,用勺子敲着桌子,“这里还剩下最后两块蛋糕,我们来我们的日常游戏吧!”

——就是说自己最近最惨和最好的事情,最开心的和最悲痛的各得一块。

“我来,我先说!”猫弧的钟大上线,“我收到曼哈顿音乐学院的OFFER了——”

掌声欢呼和口哨声混成了一堆,俊勉笑得不行,伯贤则嚷道:“这都申请了多少时间了!才下来——pass!pass!”

“那我来,”世勋举起酒瓶,“我——失恋了。”

“诶?”张艺兴瞪大了眼睛,“世勋什么时候谈恋爱的,我怎么不知道?”

灿烈伸手拍了拍他的背,和他碰杯一下,“喜欢了很久一直没在一起,现在感觉没希望了。”

钟仁对张艺兴露出一个无奈的笑来,“我也是才知道的。”

鹿晗眯起眼睛,下意识地在桌下伸手去捉艺兴的手,触到的一瞬间两人才反应过来一样对视,又转开了目光,鹿晗假装用指节去扣桌子。

“那——”暻秀转了转眼睛,带走了话题,“还有人要竞争么?”

“我。”鹿晗朗声道,一桌人的目光便聚了过来。

“好事吗?”伯贤眨眨眼睛。

“不,”抬起眼,鹿晗笑起来,“我是一个明星,巧克力蛋糕对我来说是一个禁区,我需要节食需要健身,需要一张好看的脸来上镜,需要一个漂亮的身形来拍照,出道五年——我也就五年没有吃到过甜食了。”

“我也很久没有这么闹过了,遇到可以多聊几句的人,还不能在微博下面正大光明地回复人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桃花眼眯起来成了一个尖锐的样子,“毕竟一不小心就可能导致对方个人隐私都被扒出来了;我不能和人正常地交友,也不能正常地表达讨厌和厌恶,有人骂我娘娘腔,我不能怼回去,因为我是个有礼貌懂事的榜样;不能打游戏,因为会被黑客抓出来;不能踢足球,因为没时间——”

“我甚至好久没有正常地不戴帽子、不戴口罩地走在路上过了,前几天趁着学校人少,我什么也没戴地去了图书馆已经很开心了。”

看着气氛低沉了起来,他一笑,终究是春暖花开。


“不过,最近是有一件好事。”

——在图书馆,读到了一本好看的书。 


【tbc】

不知道大家的四六级怎么样~祝写得都对,蒙的都对——


评论 ( 6 )
热度 ( 42 )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