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主勋兴】江湖遍地是奇葩 贰

  • cp见tag,预计只有灿兴和边兴,后期上线w

  • 前文 【壹】


张艺兴的气息铺撒开耳边,似真似幻,明明他是金陵城里有缘的她才会斜倚着的风流公子,如今竟然赖着一个魔教教徒的肩头不起来了。

吴世勋看着白纸上的大字。

——那个“救”仿佛是,或怒或嗔的佛前不悲不喜的一句告诫。

吴世勋想得出神,张艺兴则慢慢地缓着腰疼,两人都沉默着,风从之间穿过再飞回,寒意倒是让两人肌肤相亲的地方显得更灼热。

 

其实,张艺兴倒不是有意的,他根本就是没反应过来。

他是从小在小楼长大的孩子,年纪最小,作为哥哥们最疼的弟弟撒个娇之类的事情得心应手,后来有了伯贤,两人说是主仆倒是更像兄弟,打打闹闹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

况且,一开始就是吴世勋拔刀相向,他倒是还有些故意折腾人家的意思——等腰不疼了,才慢慢地要开口自己站起来。

 

“嘭”的一声,一朵烟花先在空中炸开了。

 

拿扇子一击掌心,张艺兴笑起来,“走,我们回城。”

这一笑和前几次看见的那种礼节上的笑一点也不一样,不是淡而浅,漂亮讨巧的酒窝整个都浮现出来,跳脱飞扬,甚至还有几分得意洋洋的意味。

这一笑,吴世勋突地就想起来,在琅琊榜上,张艺兴不仅是妙手回春的榜首,还在公子榜上名列前茅。

 

两人快马加鞭抄小路回到城门口,边伯贤正在一架马车边笑着等他们,拱手道:“如楼主所料,正道的人刚刚拦住我们,意味车驾里坐的才是楼主,两方争执不下我故意放出来信号弹,他们撩开帘子见是女子便走了。”

——这下,追来的人恐怕以为魔教带着张艺兴早就离开了。

——一个巧妙的时间差竟然能引开大半火力。

吴世勋投去一瞥,张艺兴正笑着与车架里的姑娘说话,“伯贤,师父已经与我联络过了,找哥哥的事情不急。你带着上几个人,一直骑马沿着另外一条小路走。”

张艺兴吩咐完,笑着偏头,“姑娘,难为你还得骑马了。”

那姑娘不过是小楼千百侍卫中的一个,哪里和楼主这般亲热地讲过话,瞬间红了脸。

吴世勋抿唇,“少楼主好手段。”

 

引开视线的计谋是,笼络人心的心计也是。

 

“这点小把戏骗不了多久,等人反应过来肯定要回来查,能模糊一下视线就模糊一下吧。”张艺兴倒像没听出来,放下帘子,“我们走吧。”

他一夹马,红鬃马是跟着张艺兴一起长大的,感受到主人一腔热血便也撒腿狂奔,张艺兴被冷风一激灵才想起缓一缓,那人的马虽说也是楼中上品到底也架不住这样的速度。

 

“喂——快跟上——”薄如蝉翼的风裹挟着他的声音凛冽入耳,让吴世勋清醒了。

 

一开口才想起,两人从未交换姓名,寥寥数语的对话也没想起来这茬。等人到了身边,他忍不住说:“我叫张艺兴,既然要一路同行,该怎么称呼你呢?”

“世勋。”他说完,偏头来看张艺兴。

“你就这么心甘情愿的跟我回魔教救人?”

这句话总算是问出口了。

 

张艺兴眨眨眼,露出一个淘气的笑来,“你不是还想着要闯入小楼把人绑走,一路上我逃你追相爱相杀的戏码?”

世勋点点头。

“是不是还想着小楼虽说万年中立,行事自说自话的逍遥派,但好歹也该顾念着家国大义心里肯定偏向正派?”

世勋继续点头。

“是不是还想着魔教的礼物都没收,那怎么还救人?”

依旧颔首。

 

张艺兴望着远方起伏的山峦,声音如清泉酿酒,清亮而后劲却极大。

 

“去年三块令牌,仙霞派的大师得了一块,后来他的仇敌便中毒死了——你可知,那根本不是我们干的,那仇敌是他买了歃血山庄的毒自己杀的,我们帮他的事情是,杀死他多年前年少时候祸害了的女子,还有那无辜的孩子。”

“还有几年前,一个少侠趁着最后一口气把令牌带到小楼,我们按他的要求彻查了青楼几起杀人案,那人口拐卖的事情不仅朝中人有牵连,就连武林的赫赫有名逍遥派也牵连其中——可惜那反应真快,被抢了大义灭亲的戏码,我们最后也奈何不了他们。”

“还有那人见人爱的武当少当家,是当真风流——有个魔教的女子拿着令牌只求再见一面。”

 

——“故小楼之中,只有人心,无关正邪。”

 

你在,或明或暗或戏文。

你是,亦仙亦鬼亦众生,

 

 

两人后半夜歇下了,早起便轻装而行,两骑踏着还没开化的河水一路南下,吴世勋望着前方人——张艺兴和所有话本里的少侠都不一样,不仅没穿白色的衣服,腰间配的不是剑而是一把扇子,也就如春风化雨的面容还算符合想象。

张艺兴勒马,那匹红鬃烈马乖巧地停下来了,他回过头是一张兴致勃勃的脸。

——前面有人强抢民女。

 

吴世勋怎么都没想到会有一天,自己躲在草丛里看戏的时候。

——还是被强制按在草丛里。

 

张艺兴摇着一把扇子从天而降,假装自己穿着白衣服、拿着剑,嘴里念着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戏文:“还不快快住手——”

那群马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想到这么偏远的小路还有多管闲事的人,也懒得讲话嚷嚷着直接打过来。

“诶,你们怎么不说‘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

 

吴世勋默默扶额。

 

刀光剑影,霹雳跨啦之后。

张艺兴潇洒地一转身,拱手一笑:“姑娘受惊了。”

 

吴世勋如今不作他想,只想一拍惊堂木,说一句金玉良缘了。

那姑娘也确实有几分姿色,低头含笑,小家碧玉的样子格外讨人喜欢,“少侠救我一命,如此大恩大德,小女子下辈子做牛做马也难以回报。”

 

“诶?”

 

张艺兴皱起眉,“你不该以身相许吗?”

 

“你说我长得不好看吗?”两人把女子送回家,张艺兴还在嘟囔着,“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吴世勋看着他嘟起嘴,脸颊鼓鼓的样子活像漫山遍野的白色兔子,一团一团得让人想摸一摸,忍不住逗他,“和谁说好的?”

“师父说的。”张艺兴可一本正经了。

“师父还说什么?”关于小楼到底有几个人,江湖上说法七七八八,吴世勋顿时有了好奇心。

“魔教的长得都不好看;”他拿眼睛看了看吴世勋,“正派大侠和魔教教主大抵都有一腿;青楼的姑娘都身怀血海深仇,不是别国细作,就是满门抄斩的幸存者……”

 

吴世勋和张艺兴吵了半路魔教教主和武林盟主到底有没有一腿,最后一锤定音。

——西域君王才和魔教教主有一腿。

——突然有点心疼武林盟主。

 

 

天色将晚的时候,两人找了家驿站歇息,上楼到客房,张艺兴眼睛腾地就亮了起来,沾着茶水在桌面上写道。

“有人来追。”

 

吴世勋看着对方兴致勃勃的神情,突然想到这位楼主去年才刚接手小楼,之前在江湖上没什么传言,如今到魔教不会还是第一次出远门?

甚至,被人追着跑也会觉得很有趣吧?

 

张艺兴又眨着眼睛写道,“我们要不要装成是情侣?”

 

——大概觉得非常有趣吧……





【或明或暗或戏文,亦仙亦鬼亦众生。

化用了我很喜欢的一首古风《云归处》的歌词

原本不是那么爱图大的声线,可这首歌别人来唱真真是没了那种风韵prpr】

评论 ( 22 )
热度 ( 47 )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