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刺客列传】时不可追·03(仲孟,年龄操作+身份互换,G)

靳乙:

03


 


仲堃仪很小心地去推门。他踮着脚尖儿,正准备从门缝边上的阴影里溜进门去。


“王上来晚了。”孟章在他身后凉冰冰地打了个招呼。


天枢王惊得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儿扑入室内。他努力稳住自己,状似淡定地咳了两声,才回过头,去看自己的老师。


孟章逆光站着。他到了年龄,这几年总算把头发束了起来,薄薄耳垂在阳光里透出鲜嫩的红色。仲堃仪迎着他的目光,知道孟章在问他不来学宫是去哪儿了,但身后十几双眼睛盯着自己,他又生出些幼稚的倨傲,把嘴紧紧闭起来。


 


孟章看得直想发笑。他微乎其微地摇摇头,就侧过身去,示意天枢王到外头来,把门关上。


北国的秋日也有炎热到让人惊愕的时候。少年额头上的汗水晶莹发亮,原本圆圆的脸上近来少了点肉,显出坚毅的颌角曲线来。


天枢王不说孟章也知道他去了哪里。


北人尚武,天枢王宫的演武场也宽阔齐整,从后宫花园子拐出去,尚未走出群峰环抱的阴影,迎面就吹过来一阵混着砂砾的风。


仲堃仪最近拔节般地往上长个子,哪怕是安分待在自己身边,孟章都能听见他体内血液不安分的翻涌。少年过了小时候混世魔王的阶段,开始寻求新路子发泄体内的热情。


 


但是仲堃仪对孟章与对别人不同。他们在学宫幽暗的回廊里独处的时候,他便急匆匆地把自己的老底交了个干净。


“本王……”他犹豫了一下干脆和盘托出,“本王方才同小陆侍卫去了演武场。”


孟章轻轻扬了扬眉。


“王上若想学习骑射,应当吩咐下去,请臣子们为您选几位好教习才是。”


仲堃仪满不在乎地走在前头:“本王觉得小陆就很好,今日还教了本王拉弓——”


他走了两步忽然发现身后没人。天枢王心里顿时一阵空落落的恐慌。他猛地回过身,看到孟章立在原地,英挺的眉毛微微蹙着。


“王上为何学武?”他问。


 


平地里卷起一阵阴凉的风。


仲堃仪身上的热汗慢慢冷却,此时被他问得一愣,脑子倒是清醒了一点。孟章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回廊里,宽大的袍袖被风吹起,更显得他腰身清瘦。风来得不明不白,他的头发稍微有点乱了,垂了一两绺在鬓边,整个人看起来都与平时不同。


天枢王盯着他,嘴唇动了动,终于没有出声。


 


本王想保护您。他心想,又记起儿时遇刺的那个晴日,阳光在孟章的血与刺客的剑上闪烁。而他被安全地保护着,远离危险,又什么都控制不了。


少年想了想,慢吞吞地开口:“习武,是为了保护本王想保护之人。”


他听起来很真诚而天真。童音里混着一点沙哑的粒子,孟章一面想笑,一面发觉,原来他真的是长大了。


 


***************


 


孟章还记得自己被急召进宫后远远的那一回眸。


从后门狭窄的缝隙中看过去,天枢储君摇摇晃晃地跟着宫人穿行过跪满世家大族的地面。他看起来那样小,在一地散落的哭声中左顾右盼,神色茫然,似乎是一个可爱的、装饰精美的玩物,与先前天枢王交付给自己的重托毫不相称,让青年一瞬间觉得这一切都只是一个不痛不痒的游戏。


孟章在最为年轻气盛的岁月,被先帝当做一着暗棋放在仲堃仪身边,这对所有人都是一场盛大的赌——他是否堪当培养下一任天枢王的重任,世家能压制野心到几时,还有,仲堃仪是否同他早衰却识人的父亲所料,是个聪慧到有些阴婺的可造之材。


 


他对年轻的天枢王忽然想去习武这件事甚至是有些欢喜的,孟章一直觉得以仲堃仪这样深沉又稚拙的心思,未必会喜欢武学这样磊落坦然的东西。但他最近长得太快,整个人瘦的像一把苇草,到演武场上跑跑却是再好不过的了。


仲堃仪是不清楚孟章的想法的。他一门心思地担忧孟章对自己的缺席颇有微词,很怕老师会因此而责罚自己。孟章是平和的也是严厉的——仲堃仪贵为天枢之主,又还是天不怕地不怕元气淋漓的少年,自然也不怕孟章,但孟章的严厉他能理解,而老师的笑容又是多么好看啊。


 


孟章看他小心翼翼望向自己的目光,心里陡然生出些柔软的情绪。很多时候他甚至想跨过皇室的种种规矩,摸一摸仲堃仪的脸颊,因为他知道,天枢王也在期待着一些来自自己的鼓励的亲密的碰触。


但孟章一直没有放纵自己。他还记得先王临死前抓着自己的手。汗湿的,冰冷的,微微痉挛的手指,指尖用力到陷进他的皮肤。


世家。他口中反反复复就是这几个字,然后又陷入一种茫然的情绪里,开始念起仲堃仪的名字。


这样的厚意与责任,孟章难以辜负和背叛。


他不会试图用一点亲情去捆绑这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


 


***************


 


仲堃仪说完,就一直在等孟章的回应。他暗暗有些忐忑,因为仲堃仪明白孟章比谁都要了解他。正因为如此,他怕自己故意说得虚无缥缈的一句话,被先生看破戳穿,明白其实他的心意一直只是向着孟章的。


但孟章只是对他招了招手。他左手掌心残留着一道白色伤痕,几年后还深刻而难以磨灭。


仲堃仪走过去。


孟章微微低下头去看他——其实他大可不必,因为天枢王长得这样快,过不了多久就能赶上他了。


 


“王上中意陆侍卫?”他声音里带着点笑意,笼在颊边的碎发看得仲堃仪心痒,很想替他整理一下。


“……是。”他答得心不在焉,满眼都是孟章清秀的侧脸。


孟章点点头,随即凑到仲堃仪耳边,对他低低呢喃了一句。他口中的热气轻轻扑在少年的耳廓上,天枢王一时间竟然想闭上眼,因为他觉得血液都朝额头冲过来,他大概已经脸红了。


但孟章说的是一件他没想到的事,这股血流的冲劲戛然而止,随即被一股冰冷的寒意取代。


“去,告诉他。”孟章看着他惊愕的神情,脸上笑起来。


天枢王沉默地点头,向回廊口走过去。他走着走着就加快了脚步,最后忍不住跑起来,显然是真真正正地被怒气点燃了。


 


小陆侍卫正偷着擦汗,看到王上冲出来,立刻站直了身体。


仲堃仪盯着他,此时倒冷静下来。少年脸上慢慢露出些和缓的笑意,这让他看起来有超越年龄的稳重。


“小陆,”他几乎有些像在撒娇了,“你说,今日若本王说服三王爷与本王一道同去演武场,会发生些什么?”


 


那青年侍卫的脸瞬间变得苍白。他额头上本就有些热汗,此时更冒了些豆大的水珠出来,嘴唇哆嗦着,只是说不出话。


仲堃仪立在他面前,仰起脸才能看到这高大男人的脸。他的剑配在腰间,离天枢王数寸之遥,却因为主人本身的胆怯,再没有被拔出的机会。


仲堃仪向后退了一步,让周围缓过神来的人把他拿下。


“不管你是谁的人,待本王查出——”他还要说话,小陆却下定了决心似的,牙关一咬,服毒自尽了。


 


天枢王冷眼看着他的尸身。他心里甚至是有一点兴奋的,这种快感比演武场上的刀光剑影更让他血脉贲张。


这时候,一只手放到了他的肩上。仲堃仪立时僵硬起来,微微低头去看,便见那清瘦的手指微微用力,在他肩头用力握了一握。


“王上好魄力。”孟章说。他声音里有一些惊讶,更多的是确信,因而听来非常愉快。


“本王要谢谢先生。”仲堃仪说,一边控制自己不要向他那边靠过去。


“哪里,”孟章摇头,“护卫王上平安,本就是微臣——”


“不,”天枢王打断了他,终于忍不住伸出手,在青年的指尖上触了触,“先生今天教给本王的太多了。”


 


孟章轻轻笑了一声。


“王上学得很快。”他说,随即不再说话。


 


仲堃仪和他一起立在学宫门口,看着那块染了小陆血迹的白色石板很快被擦洗干净,显出一种失色的苍白。


年轻的天枢王明白了一件事。


比刀剑更难防的是人心,而比刀剑更能伤人的,也是人心。


他还有很多要学习。






TBC.



评论
热度 ( 71 )
  1. 山三君靳乙 转载了此文字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