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勋兴】【脑洞】不二臣

“本市市郊几月前发生的精神病人出逃事故,至今线索难觅,希望能发挥广大群众力量——”

 

离开了家教学生的家中,一路顺着夕阳的余晖走下去,青年的皮肤被衬得更加白皙,一手正打着电话,说着什么嘴角扯出一个漂亮的笑来,小酒窝明晃晃的亮人,一手提着的袋子里装着蔬菜还有一条鱼。

鱼鳞的反光和整个人的气质有些格格不入,可看着他笑得如此开心,又觉得似乎很搭。

——女生抿嘴笑起来,家中一抹橘色的灯大概才是他的归处。

 

张艺兴开门的一瞬间,屋内便响起了软糯的嗓音:“咦兴——你可算回来了——”

韩语原就在口齿之间含糊不清,念起来本就像撒娇,被世勋故意的语气一绕,加上熟悉地环过整个身子,弟控老张瞬间就笑开了。

“世勋呀,饿不饿,今天吃鱼哦~”

“诶——”世勋拖长了调子,探身去看购物袋,呼吸全都撒在艺兴的脖颈处,引得人咯吱咯吱德直笑。

耳朵都变红了,哥哥的样子终究是挂不住了,“世勋啊,你不放开我怎么给你做饭啊。”

 

他大概是不知道的。

他不知道,他的锁骨泛着粉红色。

也不知道自己丰厚的下唇讲起话来会无意识地嘟起来,水润诱人。

 

世勋埋在他脖子和肩胛处,两人亲密无间地靠在一起。

“不吃了,吃你。”

 

他是穿堂而过的风,却引来地动山摇的海啸。

 

张艺兴补课的对象是个高中生,长了一双漂亮得惊人的杏眼,在叛逆的年纪里把头发染成了红色,却怎么也掩饰不住身上的气质和一颗聪明的脑袋。

在补课休息时,两人意外还能在音乐上聊上几句。

 

那日学生家里来了客人,两人便去附近的咖啡馆补习。

那是一条铺满了银杏叶的小路,旁边似乎就是一所高中,金色的落叶上都是安静的气流缓缓淌着,踏过碎成一点一点的细琐声音,是入眠的耳语。

学生正高兴地聊起最近加入的吉他社,张艺兴看着他笑得灿烂也忍不住多说了几句自己以前学吉他的事情,却忍不住顿了顿脚步,回头去看。

 

——那是三两行人的小路,只有无声的落叶静静地反射着阳光。

 

“怎么了?”

“不——没什么——”

张艺兴低头笑起来,与暗处那人肆无忌惮的目光成了对比。

“没什么,错觉而已——”

 

你若锐利,我就洋洋洒洒,当个写手。

 

他被人拽进了咖啡店的厕所,手臂被锐利地一扯。

应和着手上的一疼,“咚”地一声惊得两人都是一愣,吴世勋见张艺兴脑袋狠狠地撞在门上,脸上喷怒的表情,僵了一瞬,在张艺兴抬眸的时候,又恢复了怒气冲冲的生动模样。

张艺兴忍住了想吐的冲动,“SEHUN,晚上想吃什么?”

 

高大的青年以沉默回答着他,背着光的脸庞笼着阴影,敛去了精致的五官,只剩下沉默无声的骇人气质。

 

“你刚刚藏在哪里了,我都没注意到你。”伸手把他的额发撩开一些,露出眼睛来,他笑着问道。

青年终于动了:“没有躲,我刚刚换下校服——”

“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得意洋洋地笑着,露出特有的孩子气的笑容。

 

不要暗处的偷窥,不要默默的想念。

我要在街上与你一次又一次擦肩而过,那些肆无忌惮的目光都是我的士兵呀,早就兵临城下——

你,无处可逃。

 

张艺兴不去做家教了,整天躲在家里和他两个人一起研究什么最好吃、哪里最好玩,有时一觉中午,吃了饭去看个电影,有时早起排队买城东最有名的小吃,最多的时候还是两人手牵手,慢慢地逛过午后的阳光。

 

那天,张艺兴正在厨房研究巧克力的熔岩蛋糕,世勋在客厅看电视,张艺兴喊了好几声,他都没反应,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只好亲自出来找他。

还没来得及解开围裙。

是锐器发狠杂碎的声音。

 

透明的碎片在地板上倒出一道彩色的光,那是他最喜欢的玻璃杯。

 

青年有着好看的眉眼,这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张艺兴就知道的事情——而此时,他却皱着眉,露出了一个任何人做都不会好看的表情,他似笑非笑,却似哭非哭,眼神直直地撞过来让人无处可去。

“救救我。”

 

——医生。

 


吴世勋的情况一夜恶化,张艺兴不得不把他关在屋内,有时是SEHUN的怒吼,有时是弟弟的撒娇,更多的时候,他也不知道屋内的人究竟是谁。

 

“本市市郊几月前发生的精神病出逃事故,至今线索难觅,希望能发挥广大群众力量——”

 

又是它。

张艺兴无不绝望地想着,电视一遍又一遍地说着相同的话,无趣而呆板。

 

一门之隔,那头青年的动静被听得一清二楚,起先还是慢慢地来回走,后来就变成了飞快地踱步。

一圈、两圈、三圈……

张艺兴数着,突地就停下了。

如同暴风雨之前的瞬间安静,电影画面里空镜——引来的是疯狂而剧烈的砸门声。

 

——他会杀了我吗?

——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可是,这样之后,世勋该怎么办呢……

我作为他的医生,该怎么救他……

 

我的世勋。

不该杀人。

 

唇齿间咀嚼过他的名字,心便柔软了下来。

 

 

“喂,我要举报,我、我……看见了出逃的精神病人——在XXX路SSS公寓……”

 

 

 

“边教授,您说的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吗?”

底下学生质疑道,台上穿着衬衫的年轻老师耸了耸肩,下垂眼笑起来眯成了一条线。

“听起来很像一个小说,但却是是真实的故事,两位精神病人一起出逃,一位是人格分裂一位一直把自己看成他的医生,在拯救他在治疗他。”

“那,最后怎么样了?”

这时候的学生突如其来地有些幼稚,仿佛在问童话故事结局的孩子,让人啼笑皆非的可爱。

 

老师笑起来,不言语。

 

 

那日,我第一次见他。

在后院的花园里,他在读一本《小王子》,手腕如凝霜,他看到有趣的地方,露出一个酒窝来,配合着黑发和鼻梁上的眼镜框,胜过世间的千言万语。

 

 

 

 

与我私奔,还与我做不二臣


评论 ( 4 )
热度 ( 57 )
  1. 森鹿执夏山三君 转载了此文字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