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君

张艺兴 有团魂 魂蛋>all兴 【微博同名,欢迎来寻】

(叶修中心)光之所在

QAQ

evergreen:

放个参本的旧文出来,提前祝叶神生快


 


                                             光之所在


    “以简单投票的方式,来判定谁是荣耀联盟十年来最伟大的选手,或许有人觉得未免有失公允。可谁也不能否认,在一个漫长的时代中,这个辉煌的战场始终是由叶修统治的。对许多人而言,叶修刷新了他们对于荣耀、乃至于电子竞技的认知,在荣耀联盟十年的历史中,再也没有出现过第二个集顶尖操作、大师级战术意识和统帅级决策力于一体的选手。


    “数据不能说明所有问题,但至少可以说明某些问题。让我们来简单地回顾一下叶修在十年中所取得的荣誉吧。四次荣耀联赛总冠军得主、第4赛季亚军得主,荣耀职业联赛历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三连冠王朝战队缔造者,荣获4届MVP,两获输出之星、一次一击必杀、一次单挑之王。第十赛季45场个人连胜、常规赛37连胜……”


 


       常先把自己的稿子读了一遍,有些为难地抓了抓头发。老实说,这篇稿子他写得挺不满意,然而死线已到,实在是没时间改了。


       荣耀联盟成立十周年之际,官方举行了一次声势浩大的名人堂选举,目前叶修的票数正遥遥领先。《电竞之家》准备在投票结果出来之后刊登一期叶修特刊,任务自然就落到了和兴欣交好的常先头上。可领导一共才给了他两天时间,常先虽然没有思路,也只好硬上了。


 


       此时叶修正带队打世邀赛,当然不可能为了这种事打扰他。好在和兴欣关系很好,叶修的专访也算是做过几次,常先把从前的素材拼拼凑凑,讴歌了一下叶修既往的辉煌战绩,这篇稿子就算是写完了。


 


    “我把特刊的稿子发邮箱了,您有空看一下。”


       常先给领导发了条短信,扑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这篇稿子写得不顺,他昨天也没怎么睡好,这会头都昏昏沉沉的。结果才睡了没多久,电话就响了起来,常先迷迷糊糊地接通了,对面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


       常先没睡醒,听得都懵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嫌自己那篇稿子写得太苍白,不够立体。


 


    “你这是在给叶修写简历呢?他拿过几次冠军谁不知道?就算你要写简历,也写详细点吧?求职简历都要求从小学开始写起了!”


       常先挨了一顿训,顿时没有睡意了,苦着脸解释:“但是时间太紧了……”


    “再给你一天,赶紧改,明晚之前给我交上来!”


        ……


 


       挂了电话,常先不敢怠慢,出门就去找兴欣的人帮忙。叶修苏沐橙都在国外,其他人资历都浅,想来想去也就魏琛那边能挖点料,常先就直奔公会部来了。


      伍晨今天休假,魏琛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正对着耳机骂爹骂娘。常先看他是在带队抢BOSS,不敢造次,也就老老实实坐在一边等着。


 


    “哟,小常来了?”


       混战结束魏琛才看见常先,BOSS被兴欣拿下,他打招呼的时候明显心情不错。常先给他敬了根烟,赶紧说明了来意,一听说要了解下叶修的(hei)往(li)事(shi),魏琛马上来了精神。


    “这个你算是问对人了,老夫那也算是开天辟地的史诗级玩家,就叶修以前的黑历史,我什么不知道……”


    “魏老大和叶神认识的很早吧?毕竟在第一赛季就交过手了。”


       第一赛季时常先还是少先队员呢,那时候他连网游都没打过,更不知道荣耀为何物。结果魏琛哈哈大笑,一脸得意:“老夫认识叶修,可是远远早于荣耀联盟!早在荣耀刚开服的时候我就认识他!”


 


       荣耀开服,那就是将近十二年前了。常先一听大喜过望:“真的么?那时候叶神什么样?有照片么?”


       少年时代的斗神……这可是个大爆点。这么多年来,叶修一直保持着神秘的形象,哪怕复出后不再躲避媒体,可他的加入联盟前的经历一直无人知晓。如果能刊登叶修少年时代照片的话……


    “我哪来的照片,又没见过真人。”


    “你不是说早就认识……?”


    “网上认识啊!”


    “……”


 


    “不过那时候叶修什么X样,我能给你说个八九不离十。”魏琛抽了口烟,很笃定地说道,“裹个军大衣,头发里他妈能住鸟,有钱睡网吧没钱住桥洞,吃泡面要不就干噎馒头,好几天不洗澡,估计还捡别人烟屁股抽。”


    “呃……”


       魏琛说话要打个折听,这个常先早就知道。不过黑叶修黑得这么明显,打个一折听都略嫌夸张。常先好想说魏老大现在是和谐社会连要饭的都不是这个套路了啊……不过出于礼貌,他憋回去了。


 


    “你别不信啊!”魏琛看出常先的怀疑,接着说道,“别看现在人模狗样的,当初这帮人一个个都他们这副X样。那时候哪像现在啊,你打游戏打得牛逼家里还送你去训练营……你说要打电竞,MB的直接网瘾少年帽子给你扣一个。不送去电疗就不错了,还指望家里给钱上网啊?”  


    “魏老大你说的是……多少年前的事啊?”


 


       也难怪常先存疑,魏琛说的这一切,在常先看来简直不可理解。从他接触到电子竞技的是时候起,谁家出了个职业选手就是件挺光荣的事,跟出了个明星、运动员一样,足够家长高兴一阵了。


    “艹,要不怎么就说有代沟,你个小孩懂个X。”


 


       魏琛愤愤地把烟屁股碾在烟灰缸里,常先看出来他生气了,赶紧小心翼翼地道歉。魏琛不是什么小气的人,也没真的生气,只是自己忆往昔被人当扯淡,他是真心有点惆怅。


    “好日子过惯了,你们是不信以前有多苦……”魏琛叹了口气,“我最烦他妈现在的小X崽子出来BB自己成天多艰苦,他妈艰苦个X,十来年前那帮人才是真艰苦。老有傻X说以前的训练方法不科学,以前的职业选手才损耗大退役早……MB的以前能和现在比么?现在可以找个训练营,慢慢提高等着出成绩,以前他妈哪有这种好事。都给自己定个期限,三个月五个月,打不出来就得放弃,因为撑不下去,家里也逼得急。怎么办?就没黑没白的练……因为没退路。就这一次机会,打不出来,就滚球。”


 


       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常先呆呆地听着,心里五味杂陈。他从来没想过,在荣耀联盟成立以前还有过这样一个时代,一个对于那些未来的职业选手们来说,如此残酷和黑暗的时代。


    “叶神……也是这样过来的?”好久以后,常先才问。


    “怎么不是,这帮老X不都是这么过来的。”魏琛苦笑,“你说叶修我想起个事来,以前刚开服的时候有个兄弟,叫苍天……苍天什么来着。玩什么都贼溜,能跟叶修打个有来有回,结果玩着玩着就AFK了。前一阵又遇上了,一起吃饭的时候问他还玩不玩游戏,他说挣钱养家哪有功夫玩。后来喝大了,这人拍着桌子喊老子当年能和叶修打个五五开,要给我机会坚持下来,我真的不比那些职业选手差!”


    “他真的能和叶神打个五五开?”常先肃然起敬。


    “哦,这是吹牛X。”


    “……”


    “不过凭他的实力,去打职业比赛一点不虚。可惜当年压力太大,没法坚持下去。MB过了十来年了,三十多岁人,喝完酒提这事还抹眼泪……”


 


       魏琛叹了口气,表情变得沉重又惆怅,常先心里也不是滋味,他不难体会到那种明明拥有天赋,却不得不放弃的遗憾和心痛。


    “这样的人有不少吧?”常先问。


    “是不少。”魏琛又点燃了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叶修也说过,要是那些人都坚持下来打职业,联盟肯定完全不一样。有时候他也说遇见以前认识的谁谁谁了,过得不怎么好。MB的想想也知道好不了,没学历没正经工作,又没赶上打荣耀能挣钱的时候……不要饭就不错了。”


    “叶神……他也抱怨过么?”


    “他抱怨个X啊!”魏琛吐槽,“他有四个冠军,吃土都值了。”


    “他当年选择这条路的时候,就预见到自己能够成功么?”


    “他预见个X……那时候谁能预见什么啊,明天的网费在哪都不知道。反正就是喜欢打游戏,就打下来了呗。不过他也说过,最惨的就是那些吃了苦又没打出来的人,能帮就帮一把,毕竟他们没退路。”


       ……


 


       从兴欣回来,常先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他从没想过在进入联盟以前,叶修也会有过那么一个时期……不是万众瞩目的斗神,没有横扫联盟的雄心壮志,那时候未来的曙光还没有照进迷茫的黑夜,他也不过是那些默默坚持着,在长夜里漫无目的前行的少年中的一个。


       他们不是不努力,而是不确定自己的努力是否有回报,更不确定自己所期盼的明天是否会真的到来。面对残酷和未知的世界,他们显得毫无经验,除了青春外一无所有。为了自己的梦想,他们选择用自己手中唯一的筹码去跟命运做一场豪赌……


 


       有人赌输了,有人赌赢了。常先不由得想到,如果叶修没有坚持下来……那么如今的他会是什么样子?如今的荣耀联盟又该是什么景象?


 


    “想象一下,你正身处于总决赛的颁奖现场。绚烂的灯光从头顶洒落,人声鼎沸……然后突然间,所有的灯光熄灭,从黑暗中,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浮现。


   “他们的青春、他们的激情和拼搏都已经湮灭在岁月里。无人知晓他们的名字,他们是无数倒在逐梦路上的无名少年。而在他们之中,有一个人沿着崎岖的道路不断前行,终于登上了缠绕荆棘的王座。


   “这个走完了封神之路的少年,他的名字,叫做叶修。”


 


      心中有鸡血,笔下也有鸡血。常先鸡血上头,改出来的稿子未免也有点跑偏。交上去的时候他也觉得有点不妥,然而时间有限,他也就一狠心不改了。


      不出所料,稿子交完又是一顿骂。


 


   “这是名人堂选举,不是追悼会!你这基调就有问题!你第一天当记者啊?这稿子你自己觉得行么?再给你两天,拿回去改!”


   “……”


 


       常先自己也知道这版稿子不行,可真让他改,又实在毫无头绪。他入行时间不长,人脉也不广,不得已之下只好又找魏琛求助,看看能不能采访到些熟悉叶修的老前辈。


       魏琛倒很仗义,二话不说帮他攒了个局,请的都是第一区的老高玩,还有好几个退役选手。常先为人礼貌又诚恳,大家对他的印象不错,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群人也就打开了话匣子。


 


   “当时是因为他把封号规则给改了吧?”佟林有点喝多了,大着舌头问,“他还是韩文清来着?”


   “是一叶之秋,我记着,还出公告了……”方世镜回忆道,“本来是一周一扫描,然后举报人数达到多少多少,管理员直接手动封号。结果一天好几十人举报一叶之秋开挂……就改成每天扫描不能手动封号了。”


   “MB的,给他封了多好。”魏琛嘟囔。


    “人形外挂啊……”莫强感慨,“最怕打竞技场排到他,排到他尼玛连胜算是没了。”


 


      众人纷纷附和,有说五连胜终结有说十连胜终结的,然后又有人提出来,单排也就算了,团队赛排到他才真是痛苦。


   “对对对……”莫强连连点头,“打不过也就算了,最烦的就是他出阴招。还拿小号打团,躲都躲不过。那个双奶流,坑了我多少次。”


    “我也被坑了好多次,”方世镜笑,“后来打团看见对面双治疗,直接退。”


    “什么是双奶流?”常先不解。


 


    “以前竞技场规则和现在不一样,”方世镜解释道,“规定是打到多少时间,直接结束比赛,哪边剩余生命值多就算哪边赢。然后叶修就搞了个双奶流出来……经常自己开个守护天使,一开始客串一下输出,然后蹭到时间快到了,就换装备和另一个治疗躲起来。我们去切,两个治疗互奶,怎么打都打不死……”


    “靠这个他赢了多少场啊。”佟林笑,“赢不了也恶心死你。那时候规则不完善,叶修老搞这种事,什么冲锋牧师治疗骑士灵性召唤……”


    “飞天流氓!”莫强补充。


    “站桩刺客!CD鬼剑!……”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起来,都是控诉当年叶修不按理出牌搞出的套路和花样。常先屏息细听,才发觉除了那些随着规则调整而昙花一现的小伎俩,竟有好多直到现在都广泛应用的战术配合和操作技巧。


    “这些……都是叶神首创的?”常先有些傻眼。


    “这算什么,”莫强笑,“这个都还是其次的。我跟你说他最恶心人的是什么……”


   “不要提。”佟林赶紧摇头,“心理阴影。”


   “我从来不知道人能这么猥琐这么没下限!”魏琛显然也领悟了。


   “那个叫什么……对话流?”方世镜问。


   “不不不,他都打字的,效果更好。”


   “打字流!”莫强一拍桌子,“对,打字流!”


 


       常先听得疑惑,方世镜就耐心给他解释:“你有没有发现,荣耀联盟前几个赛季,神枪手出场率低得让人发指。这都是叶修的锅。”


    “啊?”


    “枪体术刚出来的时候,神枪手都喜欢秀啊,喜欢到对方面前去,近战浪一浪。但其实这样对团队挺不好的,进去就容易出不来,还容易跟团队脱节。”


   “哦哦哦。”


   “但一般大家还有节制,稍微浪一下,指挥一叫也就回来了。但叶修有多恶心人呢……神枪手到他们这边秀枪体术,他故意不打,放人家杀个三进三出,还在公频真情实感地称赞啊呀你们这个神枪手厉害啊玩得真好啊!”


   “嗯?”


   “他这么一夸,神枪手就膨胀了啊,就一直出来秀啊!对面指挥一看不行,你浪什么浪快回来,神枪手就不服了,说一叶之秋都夸我你懂个屁别瞎BB。然后还没打完对面就先打起来了,叶修他们各种躺赢。”


   “……”


 


   “但总有人不上当吧?比如枪体术玩得不好的,应该有自知之明吧?”


   “有自知之明也没用,如果对方神枪玩得不好,就会觉得你这样是嘲讽啊。然后逆反心理就来了,你不是说我枪体术玩的不好么?就要用枪体术弄死你!然后就各种送……”佟林捂着脸,似乎还没走出过去的阴影,“那时候到底年轻啊,容易心态爆炸。后来闹到什么程度?打团组队都不要神枪手。张益玮够厉害了吧,就因为是神枪,组个队都被人各种嫌弃……”


      常先无语。这已经不能叫战术了吧?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啊。不过闹到影响神枪手出场率的程度……应该说不愧是叶修么?


 


   “小常啊,你一定要曝光一下……”魏琛痛心疾首地摇头,“这货绝对是荣耀有史以来最卑鄙、最阴险、最臭不要脸的人。”


   “我就服他这个,”有人哈哈大笑,“全联盟我就服他,阴人都阴的有水准。”


   “你还有服他的时候?你不是提起他就骂么?”


   “嗨……以前不敢说自己服谁,年轻气盛,好像说佩服谁就低人一等了,不能平起平坐了。”那人摆摆手,“现在想想怕什么呀?反正这破游戏里,我就服叶修。”


 


      又聊了一会,众人酒劲上来,也就摇摇晃晃地散场了。常先回去睡了一觉,第二天爬起来,顶着宿醉的头疼,抓紧时间把稿子又改了一遍。


       大概是听了太多叶修的牛逼往事,常先这次化身为一个真情实感的叶吹,浓墨重彩地突出了一下叶修在联盟站技术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明确指出了他是许多流派和打法的创始人。可能因为太真情实感的关系,他这版稿子写得有点迷弟,不过实打实的都是实锤,他觉得问题不大。


 


       可交稿没到十分钟,电话里又是一通暴风骤雨。


  “‘联盟伊始,我们曾认为,叶修就代表了荣耀。然而新神登上神坛,诸神纷争,我们渐渐觉得自己错了……如今十年过去,蓦然回首,我们再次明白,原来叶修真的代表了荣耀’。”领导一字一句念着常先的稿子,随后大怒,“我们又不是兴欣的御用媒体,你这么写是在带节奏还是再捧杀?你第一天上班?写稿能不能动动脑子?赶紧给我改!”


      改改改,就知道改!你自己行你自己上啊!常先也怒了。


      一横心,他对着电话说道……


   “哎好好好,我马上改。”


  


       写了三版都不过,常先未免很受打击。刚好这几天H市有个数码展,常先跟同事商量了一下,就把这个采访任务接了过来,权当是散心。这天场馆里十分热闹,光荣耀的展位就有十几个,常先带着相机出门,假公济私拍了不少漂亮的COSER,心情略有好转。


       结果他正拍着,冷不防有个人斜冲出来,常先没站稳,趔趄一下就把相机摔地上了。好在对方态度很好,连连道歉表示要赔偿,又掏出名片给常先让他把账户地址发过来。


 


      常先结果名片抱怨了几句,结果怎么看都觉得名片上的名字有点眼熟。


   “啊!郭明宇?!你是那个郭明宇么?扫地焚香???”


    “哎?你也玩荣耀啊?”对方被认出来还挺高兴,“是我是我。”


 


       在展会上偶遇远古大神,常先激动还来不及,死活不肯让对方陪自己相机。郭明宇也挺不好意思,于是执意请常先吃个饭,席间两人聊了不少荣耀联盟的往事,常先顿觉自己的相机摔得真值。


    “大神你和叶神熟么?”没抱什么希望,常先随口问了一句。


       两人并不同队,虽然同是第一区走出来的大神,但应该也多没深的交情。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郭明宇居然点头道:“熟啊!”


   “不熟也正……嗯?”


   “退役以后不大联系了,不过以前我俩关系还行。”郭明宇笑笑,“联盟成立以前,打职业的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人,不熟也熟了。”


   “哦哦哦,是说网上比较熟是吧……”常先估摸着郭明宇的情况应该跟魏琛一样。


   “线下也熟啊!”郭明宇又笑,“打线下赛见过几次,还去他家蹭吃蹭喝过。”


   “什么?!”


 


      常先这下可真是激动起来了。见到大神就够激动了,何况在和大神还见过加入联盟前的叶修啊,活的!


   “大神你和叶神在哪个线下赛见过?”


      荣耀联盟成立之前,各种职业比赛多如雨后春笋,大部分规模很小,影响力也不大。因为要写特刊的稿子,常先最近做过一番功课,一张嘴就报出了一大串杯赛的名字。


   “咦?这么小的比赛你都听过啊?”郭明宇很惊讶。


   “就是干这行的嘛。”常先不大好意思地笑了笑,“这里有叶神参加过的么?”


   “他都参加过。”


   “啊?”常先愣了,“都参加过?”


 


       刚才他可是一口气报出了七八个小比赛的名字,有些只有四五个战队参赛,偏偏叶修都参加过……要不要这么巧?


    “凡是你叫得出来名字的比赛,不用问了,他肯定都参加过。”看他惊讶的样子,郭明宇哈哈大笑,“那时候一叶之秋可是劳模,只要有比赛,不管线上线下必去。”


      常先想到魏琛所说的早年的窘境:“是为了赛事奖金么?”


   “赛事奖金才几个钱啊,”郭明宇摇头,“你猜以前奖金池最高多少?六万!带个替补的话,去掉路费,几个人拼死拼活打一场,冠军队每人也就分几千,亚军一分没有……这还算好呢,奖金还不一定能拿到手,等于搭钱白跑一趟。”


    “那是为了什么?”


       郭明宇喝了口饮料,想了想说道:“为了爱吧。”


    “……”


 


       常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说叶修对荣耀的爱不容置疑,但白搭路费去打个没奖金的比赛,常先总觉得这不像是叶修会干的事。


   “叶神那时候是在哪个战队呢?也是嘉世么?”


   “嗨,那时候哪有什么固定战队啊。”郭明宇摆摆手,“也没人牵头投资,‘职业选手’都没什么收入,说不定哪天就撑不下去AFK了。反正有比赛的时候,熟人喊两个一起去,也算是战队了。”


   “呃……?”


 


       常先是真的没想到,早年的“职业比赛”竟然这么随意,比起正规性来,连挑战赛都比不上,简直是组团下副本。


    “你知道我和叶修第一次是怎么见面的?”郭明宇问。


       常先赶忙洗耳恭听。


    “以前我们也就网游里交过手,后来有一次有个企业赞助的小杯赛,在S市打。叶修报了名了又凑不齐人,就喊我过去。我一听说是线下赛,想都不想就说不去。”


   “为什么?”


   “没钱。”


   “……”


   “你别觉得不可思议啊,那时候去外地一趟,来回几百块钱火车票,那都算巨款了。叶修劝我说还有奖金呢,我说奖金都不一定能拿到手,我劝他也别去,他就软磨硬泡,非让我也去,说没奖金赔我路费。”


   “那比赛很重要?”


   “重要个屁,一点都不靠谱……叶修非让我去,是因为他退赛的话,报名的队伍就不够四支,要取消比赛了。”


   “取消就取消吧?”常先很疑惑,“连报名的队伍都吸引不到,这比赛明显就不太靠谱吧?”


   “我也这么说啊!结果他说现在比赛少所以不正规,越是战队参与比赛越少,就越难发展。为了形成良性循环,哪怕赔钱也得参赛。”


   “啊?”


    “我那时候岁数小啊!就被他给忽悠过去了!结果比赛打完,主办方拍拍屁股走了,一分钱也没拿着。”


   “这……”


   “当时我就急了,我说叶秋都是你忽悠的,现在怎么办吧,回去的车票钱都没了!他说能怎么办,跟我走吧,住豪宅吃美食。”


   “豪宅?”


   “他说他跟人租房,别人都住网吧,有个房顶可不就算豪宅了。”郭明宇笑道,“好么,我跟去一看,豪宅就是个城中村,加我四个人,就挤在一室一厅里。”


   “那美食呢?”


   “倒是不吃泡面了……”


   “哦哦。”


   “老干妈拌饭。”


   “……”


   “没辙啊,身上也没钱,就跟他那挤了好些天。也打打线上赛什么的,好像拿了几千块奖金吧……买了台电脑什么都不剩了。后来有个战队联系我,说有基地管食宿,我就心动了。”


   “是皇风么?”常先激动起来。


   “不是皇风,皇风那时候还没影呢。那时候的‘战队’,能有个群租房,给个几百块零花都算很好了。我想去又不好意思去,毕竟在他那蹭吃蹭喝,拍拍屁股就走不地道。还有就是……”


   “啊?”


      郭明宇揉揉眉心,不大好意思地说道:“还有就是身上没钱。”


   “……”


 


   “其实坐个火车,几百块钱就够了。可那时候真是巨款啊,你找几个人凑都不一定凑得出来。我跟战队说能不能给我垫路费,人家说不行,路费自理……现在想想也够丢人的,网游里好歹也是个大神,为了张火车票在那跟人讨价还价。”  


      他说得轻松自嘲,可常先听在耳中,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后来给叶修知道了,二话没说掏钱让我去。那时候他跟人合伙代练打打单子什么的,算是有钱的。说是借我的,其实我也还不起啊……那时候真是兜比脸干净。”


    “可是……”常先有点疑惑,“为什么他不邀请你加入自己的战队呢?”


    “他那时候有个屁的战队啊!”郭明宇又笑,虽然那段经历十分艰辛,可谈起来,他笑得倒特别多,“不过我也不好意思,说要不我不去了,跟你混吧。他说那不行,你不去他们战队肯定打不出成绩,另外几个人我知道,实力就那样。”


    “这……这是在帮竞争对手么?”常先纳闷,“虽然叶神那时候没有稳定队伍,可不是一直在打比赛么?竞争对手强大了,对他有什么好处?”


    “是没好处啊!”郭明宇沉默了一会,突然叹了口气,“他也没说什么,不过后来我猜……估计是因为好不容易有人投资战队,他觉得那支队伍打出成绩了,经营战队的人才会越来越多。”


 


       听了他的话,常先也不由得沉默了。郭明宇的猜测是正确的么?在自己还在为生计而奔波的时候,叶修就已经着眼于荣耀职业选手们的未来了?或许郭明宇误会了,也许叶修并没有想得那么多吧?按照他的性格,说不定是单纯地觉得,有了强大的对手,荣耀对他而言才更加有趣吧。


 


       两人又聊了一会,郭明宇就要走了。常先一直把他送到火车站,又目送了他很久,心里充满了敬意。虽然在他关注荣耀的时候,这位远古大神已经淡出了舞台中心,但常先明白,如果没有他们当年的坚持和拼搏,就不会有荣耀联盟的诞生。


       而那时的叶修,到底有没有预见到联盟如今的繁荣呢?


      常先很想去问问他,可他知道,叶修大概不会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或许对他而言,这些都不重要吧?


      重要的只有胜负本身的乐趣。


 


      常先觉得自己其实并不了解叶修。虽然这一年来,自己常常见到他,可依旧很难猜测这个人内心的想法。说到底,叶修其实是个充满了矛盾的人吧?低调而神秘,却又平易近人,思虑深远,却又十分纯粹。


 


       在真正的死线到来之前,常先终于交上了第四版修改稿。这一版他写得格外用心,终于感到自己能对叶修这位荣耀顶端的人物做出点中肯的评价了。


    “荣誉、数据、成就,所有的这一切,并不能涵盖他对于荣耀这项竞技项目的巨大影响力。在许多人心中,他是不可超越的王者,在初入联盟的创世纪中,建立了神话般的王朝。而如今他离开时,他已经不仅仅是一位天才的电竞选手,而是变成了一个文化的符号,一个丰碑般的象征。


   “无论何时,当人们谈论起荣耀联盟,叶修都是一个无法被忽略的名字。人们往往愿意将目光聚焦在那些推动了联盟发展的人物上,可他们时常忘了,没有第一代职业选手们的坚忍和拼搏,便不会有如今的职业联盟。 


    “向叶修致敬吧。不仅仅因为他是我们这个时代中最具天赋、最伟大的电竞选手,而是因为他是来自蒙昧时代的先驱者,一个辉煌世界的奠基人。”


 


      信心满满地把稿件发出去,常先等着审稿的电话,却越等越忐忑。拖了好久,电话才打过来,对方委婉地告诉他,特刊的稿子社里找了特约评论员,常先可以先放放了。


      ……


 


       改了四版的稿子说废就废,常先差点一口血吐出来。当天上午中国队取得了第一届世邀赛冠军,下午名人堂投票通道关闭,叶修以第一的票数入选。


      常先心里替叶修高兴,可稿件被毙,他不能不替自己郁闷。之后的两天他给自己放了假,拿着账号卡开到荣耀竞技场,想要大杀四方换换心情。可谁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实力倒退,整整两天,他居然只赢了三场。


 


      看着自己一路俯冲的竞技场胜率,常先欲哭无泪。他安慰自己否极泰来,总不可能跌穿地板吧?结果又一局开始,对方召唤师大手一挥,常先秒跪。


    “靠!”常先怒了,“你这是自瞄外挂吧?”  


    “打不过我就说外挂啊?”对方笑,“现在都是每天扫描,我开挂玩不了一局就得封号。”


   “不是外挂30秒就打完了,还无伤?”常先还是很气,“我告诉你我刚才可录像了啊,等会就找管理员投诉!”


   “真不是外挂啊,”对方还在解释,“我就是单纯的比较厉害。”


   “你厉害怎么不去打高端局啊?还能和我匹配到一起?你——”


   “哎这声音有点耳熟啊……”对方沉吟了一下,“你是小常吧?”


   “啊?你怎么知道我姓什么?”常先一愣,突然也觉得对方的声音耳熟起来。不是吧?不能吧?


    “真是小常啊!我是叶修。”


    “……”


 


    “叶神你怎么打上鱼塘局了,”常先无语,“就是玩小号也不用玩这么低端的吧?”


    “没有,有个认识的人神之领域任务做不上去,我帮他做两场。”


    “……”


       国家队领队,荣耀史上最伟大的名人堂选手帮人做任务,常先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


       他在这边无语,叶修就翻了翻他的数据:“小常你竞技场胜率怎么这么低?我记得你挺会玩啊。”


   “这是今天才俯冲下来的!”常先生怕被大神鄙视,赶紧解释道,“这两天状态有点迷。”


       话音刚落,常先就收到一个组队申请,他赶紧接受了,有点惊喜又有点纳闷。


    “叶神你做任务还要求组队?”


    “没有啊,带你上上分。”叶修笑,“职业代练,不送包赢。”


—————————————THE END————————————


 

评论
热度 ( 3245 )
  1. Makyevergreen 转载了此文字
    没话讲了……第一次觉得自己圈里这么多尊神……(。去年我到底在干嘛,为什么不买本儿,给我个机会,我能把...

© 山三君 | Powered by LOFTER